秦二世一再误判形势/许国伟

秦始皇的儿子胡亥,就是有名的秦二世。

即位后,就重用赵高,他又害怕有人跟他争位,就问赵高怎么做?



赵高说,凡是不服你的,你不喜欢的,都除掉。胡亥听了,说:“好!”

于是,两人就合手一一除掉了这些大臣跟公子。

秦二世治理下的帝国,民不聊生,民怨四起。当陈胜吴广一反,天下响应。

有使者赶來咸阳皇宫通报山东有人造反,秦二世大怒,把通报造反消息的人丟到监牢里。于是,接下來传达消息的使者学乖了,都说:“只是一群小盗贼,地方官员已经逮捕他们了,不必再担心。”

秦二世听了,很高兴。



再后來,全国造反形势越來越烈,他就问朝廷的大官,你们说是怎回事?要怎办?有人说要赶快派兵镇压,他一听脸就沉了。这时,有个人说,“现在天下只有一家,哪有人敢造反?只是一些小毛贼在添乱。”

秦二世听了,很开心,赏赐了这个人,把其他人都治罪。

当起义军打进了关中,赵高就想把所有的错,赖在秦二世身上,还派人去杀胡亥。

胡亥大惊,问身边的人:“你怎不早告诉我,害到现在局面无法收拾。”

那个人说:“我没跟你说真话,我才能活到今天。之前说真话的,都被你除掉了。我如果敢说真话,还能活到今天吗?”

掌权者不爱听忠言

我们说常,忠言逆耳,掌权的人尤不爱听。

一來,总觉得自己最英明,干嘛还要听別人的?

二來,自己的权威不能受到挑战,因此绝不服输不认错。

秦二世不爱听,不要听真话,除了坐上最高领导位子使然,多少也有遗传。毕竟,他老爸秦始皇统一天下后,也是不爱听真话的。

因为骄傲,不听別人劝谏,更不爱听真话,是秦二世一直错误判断形势的原因。即使没有赵高,秦国也会陷入混乱,更別说他还重用赵高这奸臣,只听赵高的。

所以,当民主行动党霹州主席倪可敏说,整个爪夷书法课题引起华社这么大反应,是因为希盟政府错误判断形势,或许他更应说得直接些,是行动党高层领袖,错误判断形势。

当华社及舆论都在反对,甚至都有火箭州议员联署反对时,为何行动党有多位领袖仍然坚持为爪夷书法政策辩护?甚至祭出“多元学习”的大旗,就是要华社接受?

这几位火箭精英领袖,是错误判断形势吗?难道党里没有人早点跟他们说吗?

突然想起,一位火箭的基层朋友在读到报道说,党领导层没有限制党员针对爪夷文书法课题发表意见,包括提反对的意见。

他笑了。

他说,这倒是真的,大家都可以发表意见。只是,我们基层的意见,几时可以去到上面?有人敢讲吗?上面会要听吗?

“你要做毒瘤吗?谁都怕做毒瘤。”

说完,他苦笑。

敢讲真话,结果被视为毒瘤;一味奉迎,结果还受重用。错误判断形势,祸根早已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