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日本人的小确幸/南洋社论

日本是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最频密访问的国家,最近敦马再访日本福冈,这是5·09大选二度拜相后短短18个月的第5度访日行程,也证明他从未放弃过对“向东学习”的执念。

日本从明治维新的迅速崛起,迎来强悍和兴盛的“昭和”,然后到通货紧缩和失落的“平成”,再到今日的“令和”;学者预言今日的日本正步入新的分水岭:“走向发挥潜在力的社会”或“少子高龄化影响的悲惨社会”。



到底日本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学习的呢?

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在散文集《兰格汉斯岛的午后》创造了“小确幸”的新词,这虽“小”而“确实的幸福感”是可能的答案!

今日的日本人口居全球前10名,其国会还通过新版《癌症对策基本法》,通过医疗技术和社会保障体系,给癌病患者提供缓解身心痛苦、提高生活质量的舒缓治疗,以创建一个让患者放心生活的社会。

日本堪称是一个富足的社会,富足的含义就是“需要的东西在需要的时候都能到手”;在日本约有6万家便利店,在每个街坊随处都有便利店,这些便利店帮助实现了这种富足的理想主义。

虽然经济总量被中国超越,日本甚至陷入经济停滞,然而中野孝次的《清贫思想》畅销书,却培养日本人对破执和惜福的生活觉知。



在经济低迷时,日本人学懂回归本心,亲近自然,摆脱物欲对心灵的统治,尽量降低对基本需求以外的物欲的追求,用一种风雅之道关注生活的美好。

这样的清贫并不是贫困,日本人却选择简朴生活,回归对家人的关爱和生活的慈悲。

把需要缩到最小限度,才能重获精神的自由,所以日本的山下英子才有“断舍离”的概念,他们的社会提倡一种新的收纳整理术,舍去不需要和多余的东西,脱离对物的执着,简单就成了一种风尚,这就是一种新的生活样态。

日本的向敛和收缩,却是微观经济的王者;“知其雄,守其雌”,正是日本影响世界经济的王道;在全球创新市场上,日本的产品占超过一半份额,例如美国80%的手机配件,全球超过一半的飞机零件,都是日本制造的。

今天的日本超过百年的长寿企业有2万5000多家,这些都源于日本匠人持续改善的技能和精雕细凿的产品,不断研磨带来的升华。

经济的零增长给日本创生一种向往未来的民粹,给世界提供一个后现代人生活的范式:“环境、安全、健康”,这就是我们要学日本人的小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