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又当“救火员”/墨雪

超过半个世纪以来,在教育语文方面华社一直扮演着救火员的角色。这个角色虽非华社所愿,但为了维护我国多元种族在联邦宪法上的权益,为了多元语文教育的可持续性发展,华社不得不持续做这种既“无奈”而又艰苦奋斗的救火员的工作。

近日,教育部欲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至六年级马来文课程,植入学习爪夷书法课程,又再次挑起华社的敏感神经,抗议和不满之声四起。反对党和部分执政党的国、州议员亦公开表达反对的声音。



教育部对该项课程的解释是,此举可让国民型小学生“鉴赏”爪夷书法艺术。唯,就国民型华小而言,三语学习的负担已够沉重,学生哪有多余的精力和时间去“鉴赏”既陌生又难懂的爪夷文书法艺术?

根据私立大学教授达祖丁的说法,若以“鉴赏”和“趣味”为由而学习爪夷文,未免局限了“鉴赏”语文的选项与格局。

毕竟在我国可供鉴赏的语文,肯定不仅是爪夷。

比爪夷更早之前的梵文文明的Palava文,亦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他指出学习爪夷,对小学生的未来有何益处?

培养鉴赏未必需纳入正课



达祖丁教授认为培养鉴赏未必需纳入正课,更不应强制进行,尤其是在小学阶段。相反的,若有人为了兴趣而去学习,则可取得事半功倍之效。

随着林冠英称会再呈内阁检讨,我们不明教育部最后会作出怎样的决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有关欲推展的课程已激起民间的千层浪!尤教华社感到失望和难过的是,为何政府的教育措施总让人感到可能会含有的“隐议程”?为何老是推出可引起争议的议题,让国人,尤其是少数族群陷入不安的忐忑中?这些都易以引起族群间不满的情绪。

说实在的,长期的救火行动已耗费了许许多多的精力、时间,以及无数的物力及财力。但是为了维护我国多元文化与教育的健全发展,以及少数族群自由学习语文该受到的应有尊重,我们不得不这样做。

我们殷切期盼这次国民型小学四年级至六年级马来文课程,植入学习爪夷书法的课程所引发的争议,能够获得妥善而圆满的处理并解决。

勿让华社再为多元教育的课题而长期处在疲于奔命的状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