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夷书法风波】董总被扣种族主义帽子
翁诗杰斥民粹作风

(吉隆坡14日讯)新亚洲战略研究中心(CNIA)主席丹斯里翁诗杰形容,若董总因反对国民型小学教爪夷书法而被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是民粹作风。

他认为,若对持异议者采取围剿手段,不是“新马来西亚”应有的民主开放。



他指出,在此课题上,若董总就此被扣上种族主义帽子,以此衡量,国内能冠此称号者不少,政党是更合适被冠以这样的名号。

“民粹,这是民粹,惟我觉得,新大马应广开言路、广纳谏言,而不是在面对相反意见时采取围剿,这不叫民主开放。”

他今日在该中心与马大中国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中心、和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联办的“新亚洲对话会互联互通,包容增长:亚洲机遇与挑战”论坛后,向记者这么说。

钻牛角尖误国家前程

翁诗杰说,他所关心的是教育能否与新世代与时俱进,而孩子的学习内容是否可与国际接轨,而非钻牛角尖。



“不管你是钻哪一门的牛角尖,若无法让孩子具备足够的竞争条件,无论你是哪个政党或意识形态,你最终只会让国家社会停滞不前。在全球一体化2.0的发展势头下,我们将会被淘汰。”

为兴趣学习与选修不同

翁诗杰说,他因感兴趣而学习爪夷书法,至于选修,却是两码子事。

他透露,他早在1974年,因本身对爪夷文有兴趣而学习,但他并不会因自己会写而以个人角度出发,谈论此课题。

“问题是整个教育,若说华小,我不是以纯华族角度来看,但以大马国情及国际坐标的宏观大局来看,我倒是觉得政府应首先让孩子在成长阶段接触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确实不能输在起跑点。

“但是,相对的,很多政治人物,包括一些民粹分子,似乎挣不脱这样的思想枷锁。

他说,现在已是人工智能、数字经济年代,因此大马社会不能再耗下去,不能让孩子在大人的折腾中无所适从。

“但我并不是说要二选一,不能否认的是,华小的课业与国小有区别,不是因教学语,这是很明显的,华小的功课压力与国小的有天渊之别。

“拜托,这个时候,这种政治纷争,免了吧!”

他指出,不同国家与地区有着很多乱象乱局,但不纯粹是民间反应,但不同地区对不同议题的炒作都有不同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