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预算案6建议/符策勤

媒体报道,国家精英顾问团主席敦达因说,培育工业人才推动经济,别再纠结语言课题。

国家银行前副总裁林西彦博士说,获批外资未流入,不认同经济基本面好。



老兄,这样的“惊弓之鸟”报道,你会生气吗?

《假设热报》报道,教育部宣布,非强迫全国大中小学“被拨款”,艺术—欣赏—学习,纳入“人工智能(AI)教材”于大、中、小学。

广场舞阿姐,这样的“假设”报道,你会因此与“舆论起舞”吗 ?

偷笑的阿姐可能学到领导的外交辞令:“我不回答假设性问题!”

泰国公立小学教授电脑编码课程,大马要守住教育缺口,别让全民往下沉!

了解了充满营造创业精神氛围,刚宣布的当朝《2030年国家企业政策》,延续了已经建立了至少5年的创业生态、前朝政府的《2020年中小企业大蓝图》的架构。



达因也好,林西彦也罢,做大小生意的老板们,不用经济专词的引述,大家都却身的体会当下的市场低迷。

令吉没好转,反而更弱;零售业萧条,业者瘦身;来不及转型为新零售O2O,被逼撤出购物商场,恶型循环,供应商、厂商缩产,唯有耐心等候好时机的到来。

2020年国家预算案可拟些什么?

建议1:国家定位:打造马来西亚为

●“东盟之窗-拓展东南亚6亿人口市场”

●“创业首选国” 

●“最有活力的商业孵化加速器中心”

●“东盟融资中心”

●“亚洲应用科技中心”

建议2:亚洲应用科技中心

马来西亚成为“亚洲应用科技市场化”源头。 应用科技领域包含人工智能、大数据管理,、金融科技、 生物科学、医疗科技、智慧城市。

建议3:教育与育才

●国家教育改革,注入应用科技教材培育市场人才。

●允许外国技术专才支援本地转型企业及研发者。

建议4:企业里创业

●创业不一定要独创独荡,可以在上班的企业“企业里创业”。

●成功创造新商业元素的员工也是企业沃土“永续经营”的苗子。企业可置入新文化,建立内部创业孵化器,把人才留住,让有意创业的员工在内置的创业部门施展抱负。

建议5:商业孵化器与共享空间的改革

●目前,国内的官办民办商业孵化器在“人喊我喊,人做我做”之下,惨淡经营。其实不是靠搞几个讲座会,或开个“同学投资同学的盘”的方式就可称得上孵化器。此风吹不久也没有后劲,同时,也没法让新创企业活下去,更不用说让天使投资人套利,变现,离场的延续。

●共享空间已论为“发展商消化过剩的空间,赚取一点短期租金”的方式了。商业孵化器或共享空间不是空间与硬体概念,而是商业及资本金融内容软实力生态的打造。

●商业孵化器更加要往“商业加速器”的方向前进,提速新创企业及中小企业变大变强,跨国界,吸资吸才的功能。

建议6:政策与税务善待有规范的资助

●为了鼓励更多的国内外投资基金如创投资本、私募基金入驻马来西亚“东盟融资中心”,预算案可以更激进地拟出诱人的税收制度。

● 重新拨款不分种族,政见的全民企业低息贷款予占98%比率的中小企业。

●政府不只是政策拟定人,而是协调人、对接者。请把长官员的手机号亲民的打在名片上,没有手机号的名片,那不是诚意的新时代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