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之火也可燎原/刘泰安

当今我国最不受欢迎的内阁部长,当数教育部马智礼博士。小马出任教长一年3个多月以来所推行的政策、发表的言论或不作为的问题,诸如白鞋黑鞋、酒店上游泳课、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独中统考、大学预科班固打制,以及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华淡小四年级国文纳入“爪夷书法”风波,无不备受诟病。

有人将他与英国电视喜剧人物“憨豆先生”相提并论,但后者是“大智若愚”,他却是“大愚若智”;也有人认为“政治菜鸟”小马其实是马基雅维利主义大权术家老马的“代罪羔羊”而已,可能是隐藏不可告人阴谋的“马前卒”。



最近社交网络流传许多非议,或冷嘲热讽,或震耳欲聋。信手拈来有下列几则:

(1)日本规定小学明年必须学Java(一种电脑编程语言),而大马却规定华淡小学明年学Jawi。这是2020先进国宏愿学校的宏愿之一?

(2)马智礼说,看了爪夷文不会变成回教徒,反对干嘛?那么,看了建筑物十字架不会变成基督徒,反对干嘛?看了中文路牌不会变成华人,反对干嘛?

(3)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要顾虑马来人感受,签署《罗马规约》也要顾虑马来人感受,承认统考又要顾虑马来人感受。请问现在增加爪夷书法,可以顾虑华人感受吗?



(4)二战“混世魔王”希特勒说过:“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灭承载它的语言;要消灭这种语言,首先先从他们的学校里下手。”大马华社不必为华小可能变质和实现同化政策而小题大作或成为惊弓之鸟?

马来社会不乏开明人士

有马来学者挺身指出:“阿拉伯文书写可兰经的艺术”(Khat)的本质就是推广可兰经,属于宗教书法的一种形式;而爪夷书法则是用于拼写马来语单词的阿拉伯字母,属于挪用文化。两者都不应强制非回教徒学习,因为大马极需的是多元文化课程的议程,而非回教化的意识形态。

令人欣慰的是,马来社会不乏开明人士。例如人权律师兼社运分子茜蒂卡欣就指出,爪夷书法是阿拉伯的文化,与文字无关。教育部的措施是要让年轻人从小“习惯”中东文化,未来利于政府推行同化政策。她直批有关方面就是要让马来西亚变成回教国,让阿拉伯文变成主要语文,把这里变成另一个中东国家。

USCI大学教授达祖丁质疑学习爪夷文对未来有何助益?若以“鉴赏”或“趣味”角度作为出发点,可用其他方式如可安排学生参观博物院,或邀请学者到学校示范等,未必需要纳入正课。

教长在8月8日代表内阁宣布爪夷文纳入小四国语课程明年照跑,只作出“让步”如由6页课本减为3页、不会有爪夷书法考试等,并不听取华印社会要求搁置的民意,没有从善如流,只有一意孤行。

另一方面,受到这次爪夷文风波冲击最大的政党,首推执政成员党之一的民主行动党,尤其是该党“最好的副教长”张念群。

狂嘘林吉祥致词“还在骗”

行动党在去年大选中获得95%华裔选票,赢得空前42个国会议席成为全国第二大党,被华社寄予厚望来维护权益不在话下。然而,行动党最高精神领袖林吉祥曾几何时会被华社民众公开呛声,而“老猫烧须”?报载,他上周五(9日)在其选区某庆赞中元晚宴上致词时,数次遭台下民众嘘声干扰和喝倒彩。

根据流传的视频,林吉祥致词时提到“……现在是我们向你们担保,行动党会坚持立场,确保马来西亚会更伟大,各民族各语言各文化将能够……”,话语未尽就有民众高喊“还在骗!”

较早时,行动党万里望州议员服务中心和张念群的国会选区服务中心先后被人丢鸡蛋,还有近日网络上出现了各式各样嘲讽行动党或其领袖的爪夷文图画,在在显示该党处理爪夷书法课题的做法,不得民心。

中国有句名言“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说明了一点点小火星可以烧掉大片原野。此时此刻,爪夷书法所引发的“火”,是否也可燎原,烧毁希盟的大好江山?

或许,下届大选距今还有3年多,因此,网络上出现类似“当朝政府和前朝政府在斗烂,下届大选不请假投票了”的一些负气话有待时间冲淡。希望希盟政府特别是行动党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