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解的林吉祥/许世平

因爪夷书法课题纠纷发酵,民主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最近在参加庆赞中元晚宴致词时,遭到民众的嘘声喝倒采。



林吉祥在国会是个敢于对巫统抗争的领袖,在巫统专权独霸的时代里,反对党一直都没有胜利的条件,他领导的行动党与马华也没法摆脱政治钟摆的循环;在机遇与冒险中,他先与四六精神党谋合,再与伊斯兰党的凑合,为占夺槟城州政权而发动的丹绒之战,却让他输得焦头烂额。

虽然历经打击,他都没有失态变形,更没有恸哭;依然保持着刚肠疾恶的本色和傲岸倔强的个性。

在经历半个多世纪的奋战中,与他同时代的反对党领袖,有的变得苍老凋枯,有的早已逝去,而他仍被敌对者鄙痍。虽然迎来5·09大选的变天,爪夷书法课题却让他招来“卖华灭族”的骂名。

以前没有投降缴械,更没有接受招安,没有变节,何以要等到今天才出卖族魂?这样的苦境,就像被误解的山涛。

中国魏晋历史的山涛背离竹林,投靠司马氏,“虽爵同千乘,而无嫔妾;虽居高官荣贵,却贞慎俭约”,然而他举荐朋友稽康,却遭稽康以“绝交书”所拒,还被痛骂;但是山涛却一直护养着稽康的血脉,在稽康被杀后20年,还举荐稽康之子稽绍当官。



今日陷入四面楚歌的林吉祥被误解、被冤屈;面对支持者的疑惑、猜疑,甚至仇恨和恐惧,他却没法清晰地辩解。

多年的追访和观察,我相信他是被误解的,在野地里,他是难以驯育的禽鹿;在庙堂里,虽飨以嘉肴,却逾思长林,也应该不会为“官事鞅掌”而迷失在“千变百伎”的富贵圈套里。只是,他须偿还一笔政治债,那就是仍未兑现的竞选承诺,我想提醒说,还了债,就掉头离去,请别贪恋掌声的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