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把责任推给敦马/张网

华淡小四年级爪夷书法照跑,是内阁的决定,希盟政府并未对华社的反对声浪作出正面反应,是预期结果。



面对华社,马来人主导的政府不会轻易退让的,这攸关政府及马来领袖的威信,也考虑到马来人的反弹。虽然5大宗教组织也指爪夷书法编入华淡小课程违宪,却未动摇政府所推动的计划。

希盟政府已在“反种族歧视公约”及“罗马条约”作出让步,皆因分别来自马来人及王室的反对,料想这回“吃得过”,九成选民支持的民主行动党为内阁一分子都没全力反对,华社也难搞出什么花样。

行动党作为反对党时扮演捍卫人民(主要华人)权益的角色深受拥护。统考未受承认、莱纳斯预计续约,已深深打击了它的诚信,这一次又未积极劝阻教育部,反去背书的决定,副部长张念群及行动党被严厉抨击是无可避免的。

行动党多名领袖包括林吉祥、刘镇东、张健仁、潘俭伟,甚至张念群都为华小推行爪夷书法说项,叫人纳闷。怎么行动党领袖朝野两个脑袋两个脸孔?维护华教的热诚及信念就突然湮灭?行动党已经没有如当年被称为“华教斗士”的陈庆佳及陈国杰等同的领袖,捍卫华教的精神十分薄弱。

与华社渐行渐远



人民再一次看清行动党领袖的真面目。真正反对爪夷书法入列华淡小的行动党人不到四分一,主要还是地方基层。在党领袖都偏向这项不受华社欢迎的教育部政策,党内反对者签署表达了反对意见,也不可能有进一步的行动。

行动党内意见分歧,并不会造成党的分裂,却更进一步凸显行动党与华社渐行渐远。一面倒的舆论,尤其是面簿排山倒海的粗暴批评,令该党支持者无从招架。行动党领袖因官位及处境,在思维及态度上有所改变可以理解,但行动党在多项课题上未能发挥积极作用,反而背弃承诺多次妥协,令人深感失望。

不要把罪责归咎最后决策的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诬赖他蓄意制造行动党的分裂,此阴谋论不过是让行动党脱身,叫华社继续盲目地支持行动党。实际上,马哈迪分裂公正党对其有利;行动党团结,来届继续囊括八九成的华裔选票,才能确保希盟的胜利,他又如何要搞行动党呢?即使行动党有42名国议员,马哈迪的计划及想法并未受到拦阻,他还有什么顾忌?

华社以为马哈迪会因大选华社的全力支持而善待华社,给独中及华小拨款是做到了,承认统考却变成遥不可及的梦,爪夷书法也入侵华小。马哈迪没变,还是巫统时期的他,90多岁的人,还能期待他改变性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