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夷书法风波】董教总回应“种族主义”
政治领袖勿鼓吹族群对立

董教总反对教导爪夷书法,因为它作为宣教工具,是回教化议程的一部分,而这些疑虑是有根据的。

(吉隆坡12日讯)董总和教总针对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批评董总为跟政府唱反调的“种族主义者”指控极度遗憾,发表联合声明,要求政治领袖谨言慎行,避免激化矛盾,鼓吹族群对立。

联合声明全文内容如下:



(一)董教总严正声明,我们由始至终秉持维护母语教育,推广多元文化的立场。我们深知我国多元文化之现实,因而提倡认识、尊重与包容各族文化差异,并拒绝任何贬低其他族群之举措。为促进各族群的交流与互动,董总亦成立“多元族群与文化发展委员会”,致力推动各源流学校间的族群交融活动。

(二)董教总并不是唯一反对在国民型学校推行爪夷书法的组织,这是马来半岛、沙巴和砂拉越非回教徒社群的主流心声。况且,并非所有马来人也同意爪夷书法措施,其中丹斯里拉菲达指爪夷书法不应成为必修,应是选修科目。

(三)教育部官员并未就学习爪夷书法咨询过非马来人社群的意见,如董总、教总、淡米尔基金和五大宗教谘询理事会,因而该措施遭受社会的强烈反对。事实上, 爪夷书法早已在回教教育科目内教授予四年级回教徒学生,而这些学生一年级开始学习爪夷文字。对于尚未认识爪夷文字的非回教徒学生而言,在马来文科目学习爪夷书法的理由是什么?此外,其实在小学标准课程内,一至六年级的伊斯兰教育科目的课程与评价标准,已规定教导和学习爪夷文字和书法艺术。因此,政府应把爪夷文字和书法艺术的教导和学习保留在伊斯兰教育科目,而不是把其纳入国民型小学的马来文科目之中。

(四)董教总反对教导爪夷书法,因为它作为宣教工具,是回教化议程的一部分,而这些疑虑是有根据的。大马回教宣教基金会(Yadim)主席聂奥马明确表达其宗教动机,即他支持“政府努力介绍爪夷文字和爪夷书法”,以“提升年轻一代对爪夷文字和阿拉伯文化的认识,以及让他们易于学习和理解古兰经,过后实践之。”此外,推动爪夷书法的宗教动机也清晰地反映在学术著作中,例如在莫哈末巴基尔(Mohd Bakhir Hj Abdullah)博士的《阿拉伯书法在伊斯兰艺术中的贡献:历史研究》。

(五)董教总作为非回教徒社群,非常理解回教徒社群对爪夷文字和爪夷书法的热爱。我们支持大马回教宣教基金会等组织的意愿,即提高回教徒孩子对爪夷文字的掌握,并建议继续在回教教育科目内教导爪夷书法。然而,我们反对在马来文科教导爪夷书法,不但令华淡小的非回教徒家长忧心,也令国小的非回教徒家长担心。倘若具有宣教目的地强制教导爪夷书法,这就不符合古兰经强调的回教不强迫的原则。



(六)董教总强调,全力支持马来语作为国家语言,罗马文字为马来语的唯一官方文字。正如根据联邦宪法第152条而制定的国语法令第9条:“国语的书写文字是罗马文字,唯不禁止马来文字的使用,即为人所知的爪夷文字。”

(七)董教总尊重爪夷文是文化遗产,也是打开了解早期马来文作品的重要之匙。董教总也了解和敬重政府及马来社会,在保留爪夷文字上所作出的努力。但是,要非回教徒社群接受及学习爪夷文字,它必须具有在回教宗教之外的表达和讨论之社会功能,就像阿拉伯非回教徒可在中东如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埃及等国自由使用阿拉伯语文,包括用于基督教。

(八)董教总呼吁马哈迪在爪夷书法课题上听取各方意见,而非直接否定非回教徒的观点。政府应确保在涉及有关种族、语言、宗教和文化的重要决策前,应该事先和各有关利益团体讨论和会谈。董教总愿意向首相阐释我们的立场,并促请教育部长马智礼在其部门下成立一个包括所有语言和宗教团体在内的咨询组织,以避免出现类似爪夷书法问题的争议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