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匆匆岁月

周末结束安老院探望岳母后,我在岳母家附近的巴士站等巴士去火车站,然后,乘火车回家。



我喜欢这个巴士站,街道两旁种有参天大树,像一把绿色的雨伞,挡住阳光,只有星星闪闪的光亮,斑斑驳驳地筛下来,等巴士或在此处行走,感觉清凉。

27年前,我首次莅临妻的家已经注意到树的存在.多年后,树还在,且更加茂盛,变成大树,它依然忠心耿耿扮演遮蔽阳光的角色;只不过,人事已非,妻这边的亲人,有的病逝,有的卧病在床,更多的是渐渐老去,两鬓斑白,行动不灵便……

抚心自问,人的一生,会有多少个27年在等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