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在教师脚下敢不从?/林元情

针对爪夷书法列入明年华淡小四年级国文,引起华印裔社会强烈反弹要求教育部撤回有关决定一事;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说:“内阁决定从明年起,继续在华淡小的国文课中教导介绍爪夷书法艺术单元,有关单元也不会进行考试或测验,教育部也授权教师决定课堂上的教导方式。而学生是否可以选择不学习,他说一切交由教师决定。而教师若选择不教导爪夷文会否被采取行动,他说,政府不会强迫,而是鼓励。"

这种不合逻辑,将责任推到教师身上的说法,除了不能让华社接受之外,更引起华社的疑虑,因为确保华小不变质是华社和华教人士不可妥协的立场,除非教育部完全置华社强烈反对的声浪于不顾,否则,就应该撤回有关在国文课教导爪夷书法的决定,即使教育部的出发点是要让华小学生了解爪夷书法的艺术,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爪夷书法选修科或美术课或课外活动让小学生学习参与。



更何况,教育最终目标是让学生能够学以致用,而相信身为教师最感欣慰或最有成就感的应该是,看到他(她)所教导的学生,能够将他们在学校所学习到的知识,在他日出到社会谋生时派上用场,相对的,除非某个学生准备深入研究阿拉伯文明或研究可兰经,否则,即使他把爪夷书法学到会飞,来到社会上就业谋生时,请问爪夷书法对他所涉及的行业或领域有什么帮助?

尤有进者,假如教育部真的是要教导学生学会爪夷书法艺术,从小培养学生们欣赏艺术以提高他们鉴赏艺术的水平,那请问尊贵的大人们,人体描绘也是一种人文艺术,那教育部是不是也该将人体描绘列入学校的正规课程,让学生从小认识人体描绘的艺术呢?

公务员体系小拿破仑多

至于教师可以选择课堂上发挥创意的教导方式,这样的说法更自相矛盾与令人感到迷惑,因为部长说教师可以选择性教导,却又要老师在课堂上发挥创意的教导方式,如此不负责任的说法究竟是要教师教还是不教?而教师有权力选择跳过课文上的爪夷书法不教吗?不要忘了,大马的公务员体系有太多的小拿破仑,假如这些手拿鸡毛的小拿破仑要教师教,教师敢不教吗?到时教师要听部长的还是小拿破仑的?



事实上,既然这个爪夷书法课题引起民间如此激烈的反对,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只要俯顺民意将之撤回或列入课外活动或美术课,问题不就解决了?就是不明白政府为什么要强制学生花时间去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