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文交棒 以安希盟/谢诗坚博士

净选盟2.0、马来西亚回教青年组织(Abim)及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GBM)三个组织于8月7日向马哈迪首相及希盟领导层发表公开信,呼吁马哈迪医生在一年后至2021年5月9日之间,明文规定交棒给安华的日期,以符合希盟成员党在第14届大选前的承诺。同时它们也希望马哈迪在交棒前6个月,先委安华出任副首相。

他们认为一旦列出交棒的日期,当下一切的谣言和阴谋论将会不攻自破,也得以避免有心人乘机破坏希盟。



另外,它们也要求希盟兑现大选前的诺言,限制首相的任期不超过两届(一届至多5年,两届则以10年为限)。

基本上,净选盟是2007年的产物,由人权律师安比嘉发起。她先后领导两场令人注目的大游行后(其中一个是律师大游行),成为当红人物。如今这个组织虽已更换领导人,但其使命仍在,因此连同另外两个组织发出罕有文告,显现局势的严峻。

如果我们不健忘的话,第二个Abim组织是于1971年由安华发起的。但在18个月后,即1973年才获准注册。

很快的,这个团体在马来社会发展成为十分有影响力的回教青年组织。当安华在1981年加入巫统时,他的背后就有声势不凡的Abim给予支持(当时已有5万名会员)。



安华势力再凝聚

马哈迪也是看重安华的回教知识渊博突出,才把他吸入巫统内,以强化巫统的回教形象。这个团体不论是在安华平步青云时,或在安华跌马时都支持安华的斗争。如今Abim的浮现已说明安华的势力又再被凝聚起来。

第三个组织是于2011年由24个单位组成,主要是华人社团,以非政府和无党派立场提出诸多诉求,包括下层人士的困境和对国民型中学的关注,有一定的代表性,发言人之一是何玉玲。

在此时此刻安华需要外来组织的拔刀相助,是因为公正党内部已出现严重的分裂,一方的阿兹敏连同公正党部长及大臣们已公开表达要马哈迪任期至届满(即2023年),绝口不提途中由安华接棒。

与此同时,土团党的署理主席慕克力及伊斯兰党主席也先后不约而同地指出希盟间没有这样的协议,也不支持安华接班;更认为指定接班人乃“违宪”。

由于情况的不明朗,加上马哈迪已表明在3年内才会卸职,也就意味着他的任期将在2020年的5月11日才结束(如果是以他在2018年5月11日再度拜相时算起)。若是以此推算,安华接班时只剩下两年的时间应对第15届的大选。

拥足够经验升正

对于曾经任副揆5年的安华来说,他是有足够经验升正,也有领导的才能。但问题是安华如何在此变幻的时局中保持最佳状态,毕竟很多重要的决策他都不在内阁内。例如承认统考和小四生认识爪夷书法的争议就足以令希盟头痛和左右为难。若是不幸演变成种族课题,那就是十分不明智的炒作和将问题的焦点模糊和转移视线,结果又跌进种族政治的论述中。

其一是承认统考是由希盟自行提出的。华团当时并未给予压力。结果上台执政后却转成种族课题,说是马来团体反对,必须从长计议。

当焦点从“承认”变成或“引发种族分裂”时,已是将之政治化和种族化。因此成立委员会研究此课题已是“乖离”大选前的宣言。这样的检讨和有条件的“承认”或不予承认都是归于“政治游戏”而不具时代的实质意义。

其二是爪夷书法问题也是被转移焦点的,不是华社反对学习,而是认为小学四年级年纪太小,不适合再多学爪夷书法。当前的三语教育已对华校生造成巨大的压力。

因此任何的曲解华社反对爪夷文的学习是本末倒置的。若是放在大学或中学毕业后的自修倒是无可厚非,也不会有人反对。因为今日的焦点是:华小生必须增修爪夷文(艺术也好,书法也好)是正确与适当的吗?争议点就在这里,别无其他。

安华未来看敦马

单就这两个大问题,安华就没有发言权。

还有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男男视频,究竟是真是伪?也没有人知道。这对安华是好是坏?也有了存疑。

政治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门诡术,变化多端。今天的希盟已是身陷内讧,表面上主角依然是安华,但他还是“闲人”一个,没有任何官职。每每得与首相对话后才取得批文进行调解或发表意见。这对一位接班人来说是十分尴尬的。为什么安华入不了阁又上不了位?

在这个时候,马哈迪的言论才是举足轻重的,我们也只能从马哈迪口中预测安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