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夷文是行动党的照妖镜/郭碧融

倘若个人能力所及,学习超过3种语文又何妨?没有人会否认,掌握多语是一种优势,不仅可以了解他人的文化,更有可能成为谋生技能,比如成为一名多语翻译员。

所以,对于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及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自行学习并掌握爪夷文,我其实觉得那是美事一桩。



林刘两人若有兴趣,也可考虑学习淡米尔文、日文、韩文等,总之这都属个人选择。但在学校上课的学生,就必须跟随教育部制定的课程学习语文。

目前华小的语文科是国文、英文及华文。这对语文理解能力良好的学生并不吃力,但并非全部学生都具备这个条件,有者即使每天花费数小时学习3语,甚至在下课后前往补习中心上课,也无法掌握3语的运用。

更何况,我国的教育制度以成绩作为导向,所以许多教师在教导语文科时,较倾向于灌输学生考试的范围。这导致语文的学习索然无味,又怎么可能培育学生对语文艺术美的感知能力,或感悟语言文字的博大精深?

回应模糊不清加剧疑虑



在这种情况下,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表明爪夷文是趣味教学,并提升学生语文的鉴赏能力时,就已令人匪夷所思了。再加上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模糊不清的回应,更是加剧华社的疑虑,担心这是温水煮青蛙的做法,政府最终将爪夷文纳入华小的课程中。

张念群在处理该课题时尽显官场恶习,迫不及待地将责任推给前朝政府,指教育部早在2014至2016年修订课程时,就已将爪夷文书法列入小四马来文趣味语文教学。对于爪夷文书法是否纳入考试范围的问题,张的回应是“未来会如何演变需要大家互相监督”,让华社深觉张无意向教长反映华社的心声,协助华社厘清事情。

遗弃初衷与民渐行渐远

此外,刘镇东跳出来表明他也曾在澳洲留学期间学习爪夷文,且是一段非常愉快的学习经验。在看懂爪夷文过后,他还是同一个人,同一个身分认同。无人会否定刘的愉快经验,但令人不忿的是他将爪夷文课题与种族关系挂钩,影射语文问题导致族群间缺乏互信。在爪夷文政策引起华社热议之际,刘的言论会让人感觉华社抗拒爪夷文,岂非加剧族群间的分裂?

财政部长林冠英更加干脆,直把矛头指向《星洲日报》,指该报的报道引起非马来社群的不满。倘若《星洲日报》的报道属实,那何错之有?读者的反应并非由媒体掌控,即便引起争议,林冠英也可通过媒体安抚人心,敢问有哪家媒体会打压其言论?

其他行动党的领袖也摆出一副官架子训话华社,仿若华社都是一群失去理智,为着反对而反对的分子,包括林吉祥说学习爪夷文让他变得更像马来西亚人、财长政治秘书潘俭伟表示华社反应太过敏感、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指反对爪夷文内容犹如反对十字架的极端分子等。

在野时的行动党充满政治理想,总是与人民站在一起抵抗不公平的政策,岂知上台执政后不过约1年半的时间,领袖就在爪夷文课题的处理上显现傲慢态度,加剧华社对该党的不满与失望。倘若该党继续遗弃初衷,就莫怪人民跟他们渐行渐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