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天灾人祸冲击收成
苏洛菜农种水果求存

该片约5亩的木瓜树已经受到病害,树叶枯黄。

(东甲11日讯)东甲苏洛菜园从兴盛走入没落,从前青葱翠绿、一片绿油油的蔬菜美景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株株番石榴、香蕉、木瓜与油棕树。

农民自备抽水机,从沟渠内抽取水源浇灌农作物。

一路走来,苏洛菜园芭问题一波甫平一波又起,包括虫害、天灾及面对牛群为患,践踏农作物等等的问题,近期农民则面对偷香蕉贼频频造案的困扰。



郑朝亮

看到贼也难捉——东甲农民●郑朝亮

苏洛菜园区范围约500亩土地,逾百名农民,如今种菜的农民不到10%,其他农户已经改种木瓜、香蕉、番石榴,少部分翻种油棕。

菜园芭有香蕉贼出没,当地道路四通八达,即使看到贼,也很难捉捕。

香蕉贼每次出没至少2个人,他们把摩托车停放在隔几片芭的远处,然后步行进入已经瞄准的香蕉园内偷割香蕉。

香蕉贼碰上园主时,他们就声称是来捉四脚蛇、找狗等。农民多次到警局备案,都无法起吓阻作用,当警察闻讯赶到,香蕉贼已经不见踪影。香蕉贼会把偷来的香蕉卖给东甲以外地区的收购商。



杨春荣

促关注沟渠问题——苏洛芭兄弟公盂兰胜会理事会主席●杨春荣

东甲苏洛芭也面对水源和道路问题。我希望政府关注当地沟渠杂草丛生,沟水滞流和倒流问题。

苏洛菜园芭农作物主要依靠三条大沟的水源浇灌,三条大沟分布在40份芭、16份芭、爪哇芭,而时常发生淹水的是16份芭。

16份芭的水沟杂草丛生,水源显得浑浊。

雨季时水淹菜产区,蔬果菜无法生存,即使一些蔬菜勉强存活,产量和质量都大受影响,因此几代农民是在恶劣环境下,辛勤的劳动。

还有就是雨季导致进出菜产区的道路损坏,大小窟窿无处不在。

我相信,政府若能定期清理沟渠杂草,疏通水道,维修道路,可以改善问题。

苏洛菜园芭都是小农民,也是小规模耕种,加上种种因素,根本无法引进外国先进技术。

举例,台湾政府是通过合作社协助农民搞外销,这方面我国政府“望尘莫及”,农民在种种限制和资金不足下,只能选择把农产品销售给收购商,价钱都由收购商根据市场需求来决定。

谢龙金

不鼓励孩子继承——农民●谢龙金(72岁)

我不鼓励孩子继承我的行业,我让孩子出外寻求发展,学习一技之长。

种菜一年有5、6个月要看老天爷脸色,雨季来临蔬菜难种,菜价就好,可是却没有蔬菜收成,天气晴朗,蔬菜盛产,却菜价低迷,农民被逼贱价出售,或不收割,任由腐烂或销毁。

谢龙金利用果树之间的空地耕种一些香菜自售,当做补贴。

我从二年级就开始到菜园帮忙劳作,80年代购买了一片约2亩的土地自己耕种,我和太太靠两双手拼命做,自种自卖,省吃俭用撑起一个家,把4个孩子养育成人。

“如今年纪大了,体力有限,逼于无奈,也跟着转种木瓜,再利用木瓜之间的空隙,种一些蔬菜,由太太拿到早晨市场摆卖。”

农耕地土地老化,气候变化大,病菌传播快速,农作物难种,除非改良土壤,或许还可以种出好的农作物。

刘亚明

菜农未获补贴——麻北区菜农联合会主席●刘亚明

种菜是夕阳行业,留下来耕种的都是老龄农民,大家都在“苟延残喘”耕种。

东甲菜农至少传承了第4代,长期来都被忽略,政府没有看到数代农民一直默默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当地农民在肥料、药水价格高涨时,当局没有给与任何农业津贴、辅助及奖掖。

务农收入不足以养家活口,年轻人看不到前景,纷纷到大城市寻求更好的发展,导致今天后继无人窘境。

政府可以协助推销猫山王榴梿、辅助稻农、提供渔民奖掖,却不能帮助菜农?

苏洛菜农也希望随着猫山王榴梿价格水涨船高时刻,翻种榴梿,但是菜园土地不适合榴梿生长。

耕种水源为首,不是农民不要种蔬菜,主要是因为水源不足,没有清洁水源,种不出品质良好的蔬果。而机械靠的是电力发动,菜园芭内缺乏政府电供,即使农民有心要进行小规模的现代化都难以进行。

郑廷新

盼政府扶持菜农——农民●郑廷新(43岁)

从事耕种逾10年,这片土地是祖辈留下来的,目前由我们两夫妻劳作,没有请工人。肥料和药水不断涨价,我也不知道能够挨到何时。

目前以种番石榴为主,但番石榴工多,要定时修枝,一个月一定要施肥2次,才会持续结果。

我是利用番石榴之间的空地种一点蔬菜,因为单靠番石榴收入,无法负担一个家庭开销。

我希望政府也能像辅助稻农、渔民一样,长期扶持菜农一把,包括津贴、奖掖、肥料及药水,不是只帮助几个月后就无迹而终。

农民自备抽水机,从沟渠内抽取水源浇灌农作物。

新闻背景:2000年后菜园渐没落

东甲苏洛菜园60到70年代全马闻名,一天可以出产12罗里的蔬菜,外销到吉隆坡与新加坡。

2000年后,菜园开始没落、菜农老龄化、加上菜价起伏波动大及工人难请等问题,菜农难以维生。

条件较好的菜农开始转型,改种短期蔬果如香蕉、木瓜、芋头、番石榴及油棕;条件不足的就干脆把园地出租给其他人耕作。

该菜园区的另一问题是地契,70年代以前,买卖菜园土地是没有地契的,大家交易土地讲的是一个信用。

到了80年代,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推出青皮书计划,让农民自耕自种自售,于是东甲菜农筹组成立麻北菜农公会,并由公会协助,向土地局申请到60年地契,菜农才算拥有自己的土地。而今,菜农们希望能将60年地契转换成永久地契,让菜园芭土地更有价值。

16份芭下端水沟完全被杂草覆盖。

独家报道:黄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