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达因:大马数字化落后
教育部错置重点

敦达因:民众对希盟的表现相当不满。

(八打灵再也10日讯)政府顾问理事会主席敦达因批评,基于教育部放错重点,导致大马在数字化工业中远远落后其他国家。

他今日在财经周刊《The Edge》撰文直言,大马并未能掌握知识型经济的思想和其重要性。



“要参与工业4.0,我们须历经知识型经济,但我们却无法做到,因为教育部并未将知识型经济当作优先事项。教育部不应该让我们的国家失败。”

敦达因也承认,民众对希盟的表现相当不满。

他说,若未有健全的教育体系,政府的经济政策无法发挥其效用。

他也点出,现有的教育改革犹如“蜗牛漫步”。

“全球其他地区开始专注于工业4.0的先进课程,以使他们的年轻人能在将被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主宰的世界里更具竞争力和相关性,但我们(大马却)仍在争论我们应否用英语教授数理。”



“利用种族不安维护特权”

达因重申,新经济政策须建立在需求基础上,而非种族基础上。

他以升学为例,指有关漏洞允许富裕的马来人,通过有限的公共奖学金进入玛拉理科初级学院(MRSM),牺牲了城市和乡区的贫穷土著群体。

“我们一直在‘抢劫’穷人,以进一步去提升那些不配得到支持的人,教育和收入差距的扩大到了尽头。”

孩子被灌输优越感

他说,一些土著甚至使用族群不安的方式,以维持自身特权:“不安仅是为了鼓励和继续这种伤害。现在是时候停止‘他们与我们’的言论。”

达因进一步质疑自小孩出生后就向他们灌输族群优越感的做法。

“向学生灌输一些其他学生非来自某族群而无权获得某些特权,即使他们在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这是否是不道德的做法?基于你学习的语言是经济强国的语言,而被教导要有优越感是正确的?”

他呼吁,各族须在族群鸿沟中加强理解和同情。

达因提到,“他们与我们”的思维,更导致一些国人指责外国人以牺牲当地人为代价,窃取其工作机会,然而事实上,国人是因技术进步而逐渐被取代。

“有些人忙着指责他人和外国人剥夺我们的工作,但实际上是技术对未来的就业影响最大,因为机器人会在琐事中取代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