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岂能再受摧折/南洋社论

教育部将于明年在国民型小学高小班级马来文科增设修习爪夷书法课程的编排,一石掀起千层浪,希盟政府里的民主行动党遭到群情汹涌的挞伐。

最后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宣布内阁的决定,把爪夷书法列为选修课,课文从6页减至3页,并由教师决定教课方式,也不会有任何考试或测验;然而仍未能抚平华社疑虑。



一堂爪夷书法课,有人说它撕破种族主义的最后一张画皮,有人说它一再显露华教绝不退让的“钉子户”精神,也有人说它坦露华教步步为营的惊恐和脆弱。

其实,问题的症结在于执政者与民间仍缺乏互信的基础,为了不让对方得寸进尺,各方都拒绝妥协,也绝不退让,这种草木皆兵的戒备,是昨日华人的困局,也是今日华人的残局。

为捍卫华教权益,避免被侵蚀、被同化、被变质,华教对“宏愿学校”及“英文教数理”的全面抗拒,为的是要尽力维护华教的血脉。

在这样的逻辑思维驱使下,华小的爪夷书法课程必然被视为缺口,必须时刻提防引狼入室,借此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以维护华教及防范最后防线的崩溃。



“顾全大局”的行动党领袖刘镇东要大家“打破围墙,卸下恐惧”,要从环球视野的立场看待语文教学问题,希望华族在新马来西亚精神的感召下,摈弃心防;然而网民情绪失控的亮剑,却证明行动党领导对形势的误判。

其实,从60年代华校的改制,80年代末的茅草行动,已然迫使华教的防御型体制愈趋封闭,它只能像兔子般繁殖和寻找同类,它不可能像狼那样善于寻觅,用它的鼻尖去寻找猎物,去发现市场的机会。

华教只想防卫,不想发起进攻,只图在自己圈养的领地窜跑,吃吃边界内的草;行动党要华教从险中取胜,就是要求华教像狼那样,把门大开,引狼入室,在前面堵截,然后左右包抄。

可是,60年了,独中统考文凭迄今仍未获得承认,备受歧视性政策碾压的华教,已经失去生态化的活力。

可能行动党正尝试着要为现行荒谬的教育体制解咒,要帮步步惊心的华教祛魅,然而迄今仍未摆脱历史创伤的华教,又岂能经受再次的摧折,让它耗尽最后一滴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