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遗作(极限篇)

摄影:KC

他躺在病床上,作了一首诗念给医生听:

轮回卧于病榻辗转呻吟



服下贪、嗔、痴止痛

注射一剂爱我执抗老

在有我的地方继续流浪

他说,大半辈子都在拼命挣钱,结果所赚的都还给医生了。

医生拿了一只针筒,笑说你后悔了吧?



他摇摇头,自嘲作了一首烂诗,至少在安乐死前领悟一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