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调的民主/叶行

香港反送中运动演变至今,已经是荒唐走调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今天所谓的反送中运动,其实就是场莫名其妙运动,至于所谓的争取自由民主,无非是无病呻吟罢了。

假设香港真的没有民主自由,试问他们哪来的示威自由?哪来冲击立法院、包围警局的底气,更别谈围殴警察的勇气!而且现在还可以风风火火推行“不合作运动”,连侬墙遍地开花!



坦白说,不管是政治游戏还是民主运动,最基本条件是主题目标必须鲜明坚定,才能获得人民百姓认可,至于愿不愿意投身参与,那是另外一回事。然而,如果民众连应酬性的支持也懒得表态,或是争先恐后的站出来高唱反调,基本上,该场政治游戏或运动,已经可以直接宣布失败。

“港独”骑劫民主运动

香港反送中运动,从当初的港民高调支持,到今天纷纷舍弃,甚至沦落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若真要追根究底,那就是整个运动从最初目标明确,到后来迷失方向,导致整场运动如同纯粹为了示威而示威,示威群众类似乌合之众,甚至可以用状似流氓来形容。

最荒谬的是某些参与的支持者,耐人寻味抬出了英、美国旗,高声疾呼自由民主,仿佛在缅怀过去香港还是英国殖民地时岁月,更有支持者趁乱推出“港独”概念,骑劫了整个民主运动。



对这些浑水摸鱼分子,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第一时间给予纠正或禁止,反而还放任由它蔓延,结果把单纯的一场民主运动,演变成东西强国政治角力的游戏,乖离运动原来的初衷。

话说回来,如今世界经济放缓,各行各业都深受打击,除了中国还有国内庞大消费市场支撑着,其余国家的经济都显疲惫不堪状况,这时候谈港独,无疑是在开港商玩笑,更重要的是,中国已经摆脱旧有的过去,不管是军事、政治和经济,都有明显进步,也成为发展中国家,努力拉拢对象。

因此,除非所有港民都愿意舍大树而不靠,否则,提出港独概念的人,等于是想陷香港于不利之地。

整个运动里最大的败笔,就是冲击包围立法会和警察总部,有人形容这种举止等同造反,质疑有人假借民主运动之名,实际上企图推翻特区政府,事实是否如此,唯有当事者才晓得,但是这种行为的确让这场民主运动蒙上污点,让民主变了调。

难与净选盟运动并论

在我国,也有不少人同情香港示威者,甚至把该场示威运动提升为我国当年的“净选盟运动”等同级,实话实说,这有点抬举了反送中运动,虽然两者都同样是有些政治因素存在的诉求运动,但无论是表现和支持者素质,两者都无法相提并论。

同样的,两地执法当局对待示威者的态度,也是迥然不同,如果香港示威者有幸生在我国,凭着他们在香港的出格表现,相信很快就会明白,什么才叫做民主自由!

其实,香港此次爆发回归后最大型示威运动,并非事出无因,最大可能是港民长期对于中国可以在短时间内快速增长,并超越香港的一种恐惧而仇视心态。

从回归前后,港币对人民币走势表现,就可窥见港人的恐惧并非没有道理,当年许多中国老百姓眼中,港商几乎个个都腰缠百万贯高高在上,然而,一个97过后,身分立时转换,这其中的心路剧变,委屈心酸,又岂能与外人道?

所以,反送中示威的爆发固然有外在因素的鼓动,但港民长期压抑的情绪,才是爆发的关键,假设特区政府或中国中央政府没有洞悉这纠结,及早作出应对,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大型的示威运动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