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贷款放缓看经济/白文春

国行下调隔夜政策利率以降低借贷成本的努力,还未取得任何积极成效。

上星期,我带领一些基金经理会见国家银行,探讨马来西亚经济前景。

其中一名基金经理问道,货币供应与贷款增长放缓,是否已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



事实上,国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货币供应按年增长率只有5%,比2018年杪的约9%,几乎减半。其中一个主因是贷款增长放缓,6月份贷款增长只稍微高于4%,比2018年杪的逾8%,减少一半。

我认为,贷款增长放缓,反映需求疲弱,显示如果没有获得支撑,整体经济增长或将进一步下行。

这点可从家庭贷款增长放缓看出一斑。家庭贷款增长率从去年杪的约9%,于6月份放缓至5%。家庭贷款占银行系统贷款总额58%。

这显示,家庭对贷款的需求已经放缓,主要归咎于房屋贷款增长放缓。房贷占了家庭贷款58%比重。

其实我对此不感意外,因为国内产业市场依然举步维艰。我们听闻发展商难以卖出它们兴建的房屋,并通过提供折扣来吸引购屋者。



购屋者按兵不动

无论是新房产或二手屋,一些购屋者可能选择按兵不动,期待屋价进一步下调。一些购屋者则可能很想买屋,但却无法获取房贷,因为在产业市场面临挑战下,银行已收紧放贷条件。

与此同时,汽车贷款、个人贷款及购买耐用消费品的贷款,也在过去几个月来持续放缓。我想,这可能是去年6月消费税归零,而销售与服务税9月开跑前的3个月免税期期间,消费者已提早通过借贷来购买上述耐用消费品,而如今则已摊还有关贷款,导致这类未摊还贷款放缓。

同样的,商业贷款也从去年杪的约8%,于今年6月大幅度放缓至约3%。这主要归咎于发放予农业、矿业、能源及一般业务领域的贷款下滑。

国行降息成效微

此外,发放予制造业、批发与零售及酒店与餐馆领域的贷款放缓,加剧了整体商业贷款的跌势。

因此,基本上,私人领域贷款需求下行,导致货币供应与贷款增长放缓。我对此感到担忧,因为这显示,整体经济活动已转弱。

目前看来,国行今年5月采取预防措施,下调隔夜政策利率以降低借贷成本的努力,还未取得任何积极成效。随着美国联邦储备局今年7月也宣布降息,这为我国进一步降息提供更大的空间。

然而,单是降息,可能仍不足以缓冲因为中美贸易战导致我国出口下滑,对整体经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政府宣布东海岸铁路和马来西亚城这两大项目,对整体经济有所帮助,但政府或须加速推行各项发展计划,以刺激经济活动。

这对政府而言是一个挑战,因为政府目前面临财务紧缩问题,但或许政府会另寻良策,以落实更多发展措施来提振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