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威打击旅游业
东南亚旅行团恐大跌

香港多起游行示威游行和7月21日发生的元朗站市民被袭击事件,使得超过11个国家和地区针对香港发出旅游警示。这对香港旅游业的影响逐步浮现。



据香港《明报》报道,经营香港半岛酒店的大酒店表示,该酒店客房预订的确有放缓的情况,预料近期的不明朗因素会严重影响集团及香港整体旅游业表现。

另有酒店业人士表示,暑假档期九龙区酒店房价要下调最多一成,港岛区酒店下调幅度更大。

香港酒店业主联会执行总干事李汉城表示,6月出现多次示威游行,对旅游业的影响逐步浮现。

他表示,6月份整体酒店入住率下跌约2%。

他估计,位于港岛、接近示威区的酒店将首当其冲,这批酒店的7月份入住率跌超过10%;而位于九龙、接近公众活动范围的酒店入住率则下跌5%至8%,但预料香港高档酒店所受影响较轻。



李汉城还表示,近年日本、韩国来港旅客数目升势强劲,但香港社会发生多宗事件后,或打击这批旅客游香港的意欲;中国内地旅客较清楚香港情况,到香港旅行时懂得避开公众活动地点,跌幅有限。

李汉城

酒店客房料大幅跌价

每年7、8月为传统旅游旺季,李汉城表示,访港旅客数目减少,对酒店房价构成压力,估计九龙区酒店房价会下调半成到一成,港岛区酒店下调幅度更大。

香港入境团旅行社协会创会会长谢淦廷表示,以往东南亚旅客占访港人数约17%,近期东南亚旅行团减少,预料最多跌七成,加上日本、台湾等地加强旅游宣传,分薄访港人数。

他说,部分地区发出旅游警告,而且一旦就香港发出“外游警示”,旅游保险多数不受保,打击旅客到香港的意愿。

香港之失,新加坡之得

香港因《逃犯条例》修订爆发大规模抗议,已影响其作为金融中心的声誉。

有专家认为,香港之失,可能会是新加坡之得。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呈现的一带一路网站报道,香港和新加坡长期以来一直在竞争,要成为亚洲顶尖的金融中心,吸引国际企业入驻。

但港府先前决定修例容许在港嫌犯被送往中国大陆受审,引起商界关注,也导致大批市民上街示威。

新加坡国立大学治理制度与机构研究中心主任卢耀群说,香港的政治危机“肯定有损其声誉”,已有报道称一些香港富豪开始将个人资产转移至海外,“(新加坡)将会得到一些直接的好处”。

忧在港经商不安全

除了对发生大规模示威感到不安,不少企业还担心修例会破坏在港经商的安全,使香港受制于中国不透明和政治化的司法制度。

香港Port Shelter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哈里斯在《南华早报》写道:“通过法令制定这样一个开放式法律,只会驱使企业转往像新加坡之类的地方。”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目前已暂缓修订《逃犯条例》,但拒绝撤回草案。

自由度低但惟法治严谨

 外企寻据点倾向狮城

香港投资者韦伯表示,这种不确定性可能意味着,在本区域找寻第一个据点的企业,将更倾向新加坡,远离香港。

“如果这是你第一次考虑这么做(设立办公室)……那么你可能会考虑修例复活的可能性。”

新加坡也许不比香港自由,但该国的法治声誉良好,这对吸引企业非常重要,越来越多外企到新加坡解决商业纠纷,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单在去年便收到超过400宗案件,而该中心在过去10年,所接收的案件已增加4倍。

而在香港,有批评认为《逃犯条例》修订是香港健全司法系统逐渐受到侵蚀的最新迹象。

不过,专家说,企业离开香港的情形并不会犹如洪水般涌出,很可能是涓涓细流般转变。

距离较近 

中国投资者仍青睐香港

知名咨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的考尔说,“香港还是较受中国大陆投资者青睐的,而非新加坡,因为地理邻近的优势。”

他强调:“我不相信(香港)这种不稳定性和失去信心的程度,已抵达你将看到水闸大开的临界点。

另据路透社报道,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前天再度对香港的特别经贸待遇课题发声,表示支持由跨党派议员提出的法案,要求特朗普政府审查北京是否维持对香港的特别待遇地位。

佩洛西说,根据现有美国法律,香港被视为享有特别待遇的“经济特区”,而这种特别待遇是中国大陆境内无法得到的。

“如果香港如同中国,他们(香港)就不会得到特别待遇。”

忧被中国移走 

富豪资产多转移新加坡

当香港示威仍如火如荼进行着,抗议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法,许多商业巨头也纷纷将资产往外转移,其中热门地点是新加坡。

网络公民网站引述《金融时报》报道,提及过去新加坡交易所(SGX)的执行副总裁周士达曾在去年3月指出,尽管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否认,但他们确实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管制,指香港是“半离岸市场”。

非高净值人士庇护所

周士达也认为,从2017年加拿大籍华侨萧建华被不明人士从其所在的香港四季酒店带走,并被押解回内地,关押在北京配合调查可见,意味着香港已不再是高净值人士的安全场所。

萧建华是中国著名投资公司“明天系”的幕后控制人。经过他多年的幕后活动,“明天系”拥有数家在中国上市的公司,以及无数分布全国各地的分公司,成为中国数一数二的资本操作代表。

一名协助资产转移的财务顾问向透露,已有富豪将逾一亿美金(4亿令吉)从香港的花旗银行,转入新加坡的花旗银行。

他表示,“已经开始了,我们也听到了其他人这么做,但不会有人到处声张他们要离开。

“他们恐惧北京政府将会通过香港对付他们,将他们的资产移走,而新加坡也成为他们首选之地。”

一名匿名国际银行的私人银行业务执行经理也证实,转移资产的人均属香港人居多,而不是那些可能“被政治曝光”的中国客户。

他说:“如今香港现况已开始不受控,他们无法相信特首林郑月娥与北京领导者如此愚蠢,无法预见对经济严重损坏的情况。”

趁中国未“侵扰”撤走

香港美国商会主席泰纳向《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指出,就连许多商业业务都被迫转向新加坡或其他商业地区,趁中国还未“侵扰”香港之前。

《CNBC》也获匿名者爆料,当公司决定要将研究团队迁移新加坡时,就接获有“来自大陆的强大势力”,因公司研究团队的性质,考虑将援引《逃犯条例》对付他们。

据《CNBC》报道,香港房产投资者Portwood资本执行长卓百德观察表示,许多企业纷纷将公司的区域总部,转移至其他亚洲国家,大部分都转向新加坡。

“这当然会影响香港的经济“,百德表示,尤其对房产中的高端住宅客群以及广告商。

商企不安非来自示威 

忧香港自治即将终结

新加坡国大商学院治理制度与机构研究中心的主任卢耀群也向《金融时报》表示,尽管《逃犯条例》令商企感到不安,但威胁并非来自香港示威活动,反而是因香港自治的终结脚步声越来越近。

然而,卢耀群说:“我不认为(香港)的不确定性和信心流失的程度,已到达一发不可收拾的临界点。”

自1960年代开始,因经济快速增长与工业化,香港与新加坡被誉为是“亚洲四小龙”的两大巨头。

瑞士信贷集团去年曾公布,香港在私人财富方面拥有较厚实基底,身家超过1亿美元(约4亿令吉)的高净值个体,比内地还要多超过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