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选外资掌经济自主权 / 游枝

华文报曾报道中国资金正大量进入我国,消息也指政府全面接受中资,平面纸媒甚至大幅度的报道我国如何迎接中国投资的盛大热潮,如此热烈的欢迎外来经济势力,可说是前所未见。

经济学家连惠慧很坦白的指出,如今的过热情况可能带来诸多负面不良后果。



招资宁缺毋滥

连惠慧的提醒,是宁缺毋滥,不要什么外资都吞下,不然,我们还是停留在为他国做外包生产工作的阶段,自己无力在经济格局攀上更高境界。

连教授要说的是,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投资依然是以非高技术的人力生产项目为多,这并不是我们所要的高科技产业,更谈不上高端科技转移。

政府在竞选期间的政治承诺,很重要又深受国人认同与期待的一项,是带领国家走出深陷中等国收入的陷阱,然后确立一套明确完善的计划,将国民带往真正的高收入先进国。

如今的局面,到了必须冷静反省外资政策及清醒规划有助国家国民脱困再前进的时刻。



过度依赖致贸易战

客家总商会会长谢诗坚的意见值得思考,他说,若过度依赖其中一个国家,就无法对本身的经济掌握自主权。

谢诗坚的“自主权”三个字,指出了经济跟国际外交及国家自主尊严是完全相连的,论经济策略,寻求外资,这一点绝对不能忽略。

不好完全依赖一个国家,并非针对某个国家而说,其实,不论对方是什么国家,太过依赖某一国的经济支撐,并不保证什么时候因什么单方面利益而引发国家争执时,就可能受到牵制又或者被挫得体无完肤。

这个时候提经济不好过度依赖一个外国的话题,其实提得正是时候。

大家仔细从旁观看中美越打越激烈又越打就损伤的贸易战,正是经济过度依赖的不良恶果。

华文媒体少提贸易战的最主要因由,是中美二国间的贸易,长年以来,中国年年从中美贸易中取得一兆数千亿令吉的盈余利得。中国在经改初期,利用了美国给予的货物进口无税低税优惠,在美国取得了非常大的市场。这些年来,中国如果没有美国市场的巨大利益收入,不可能发展得那么有收成,换句话说,中国的经济,过度依赖美国市场了。

美国认为,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实体,又一再声称再过若干年后,中国的经济力量,就会大过美国,更重要的一点,是美国常年来在贸易上承受过大的赤字折损,所以提出中美二国间贸易缩短差距的调整要求。

美国方面,认为二国间贸易,没有理由一边长期吃亏,要缩短中美贸易的巨大差距,就是会大大减少中国从美国取得的巨大利益,结果,双方陷入对立状态。

韩台伤痛供借鉴

过份依赖一个外国的经济支持,结果带来难以承受的恶果,近年,有太多的现实例子值得留意。

韩国,在前朝朴槿惠政权时期,太过依赖中国市场,过后,中韩陷入外交争执,中国利用经济作为外交武器对付韩国,造成韩国方面蒙受未曾预想到的惨重伤害。

台湾的旅游业,一度过半数依靠中国客生存,但现时台湾的蔡英文民进党政府,在外交政策上不肯迁就中国,结果中国以游客不去台湾消费为对付台湾的武器,台湾所受的经济民生伤害至今还无法复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