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房屋遭炸石影响
15居民举大字报请愿

帕拉莫沙兰指篱笆多处出现超过1寸的裂痕,房屋结构已不安全。

(芙蓉22日讯)发展商的炸石活动影响亚沙金马扬第6期居民,投诉房屋龟裂塌陷,多年来多次与发展商寻求协商及索赔,却一直都未有新的进展,受影响居民今日到发展商办公大楼前拉横幅及举大字报,高喊口号索偿。

15名居民今日在金群利集团大厦外请愿抗议,金群利集团是在该区毗邻发展Ara Sendayan,涉及炸石而影响民宅的发展商。



距离仅25公尺

请愿行动持续约半小时,居民代表提出7项个诉求:要求赔偿、居民有权委任承包商维修房屋、发展商须支付维修费、承担因炸石活动导致宠物死亡、物品破损及健康受影响而须入院就医者的费用。

于1996年发展的亚沙金马扬第6期共有450间双层独立式及双层半独立式洋房,根据居民协会资料,共有49名屋主于过去2年受炸石影响,房屋严重龟裂、下陷、水管移位、屋顶漏水、天花板及电线遭到破坏。

炸石活动距离受影响住屋仅20至25公尺距离;有者申诉说,房屋下陷,厕所的排污管没法与中央处理系统衔接,污水渗透地底,他们忧虑地下沙石流失,将导致屋基塌陷。

约15名居民在金群利集团大厦前和平请愿,高举大字报和横幅。

巴布:没预警下惊吓



住屋被炸石声震动

居协财政巴布说,发展商在炸石前,没有征询居意,没有发出通知信,没有设告示牌,居民在没有任何预警下被炸石巨响惊吓,住屋还会被巨大的炸石声震动。

“发展商于2016年2月开始炸石,但准证却在5月才获批,发展商也没有搭建安全装备,结果沙尘飘散。”

他还说,花园区地下有很多大石头,发展商炸石时,强大的冲击波导致地下石头被震动,影响屋基。

居民称房屋受炸石活动影响水管漏水,促使天花板霉坏及倒塌。

“居民多次向发展商投诉,却未受理,去年12月杪发展商才调派团队到花园视察,但房屋已受到严重冲击影响,发展商也没有给居民作任何答覆。”

他说,去年12月3日居民与森行政议员陈丽群、发展商代表会面,但没有达致协议,发展商拒绝接受居民的投诉,还强调的炸石活动得到当局批准进行。

他说,发展商今年2月22日再派人检查23间房屋,稍后电邮给他们,却没有说明是否赔偿及赔偿数额。

他说,居民的投诉没有下文,求助无门,只好展开请愿抗议,3星期前发展商再恢复炸石活动。

梁志永指居民不接受破损调查报告而进行和平请愿,左为金群利集团营销执行长林国义。

金群利:遗憾指控不符事实

发展项目符合政府要求

金群利集团(MATRIX,5236,主板产业股)子公司金群利有限公司,对亚沙金马扬第6期居协和居民采取和平请愿及不符事实的指控感到遗憾,并希望能通过友好方式解决问题。

该公司今日发文告澄清,该公司于2014年获得当局批准进行炸石,并在该花园竖置告示牌,还依据当局的要求,在炸石前发出通知及警示的鸣声。

“2016年6月26日至7月16日,P Con Building Surveyor进行破损调查报告,并向金群利有限公司提交报告;2018年12月4日该公司管理层在d’Tempat乡村俱乐部,与森行政议员陈丽群、汝来市议会及居民举行会议,还议决由合格人员对炸石活动的影响作出调查。”

“在居协的同意下,金群利有限公司于今年2月23日要求P Con公司的建筑测量师,于3月30日进行第一次检查,该报告随后发给居协。”

“公司不断与居协进行沟通,并重申该公司推行的发展项目符合政府部门要求,所有活动是通过官方管道进行。”

另一方面,公司总执行长梁志永较早前告诉记者说,今次居民进行和平请愿相信是不满意该公司做出的破损调查报告,该集团原定在8月中旬与居民再次会面,不料在会面前发生和平请愿,此举无法解决问题。

以调查报告为依归

他说,该集团曾两度展开破损调查,而调查结果是居民的房屋原本就有问题。

他否认居民指发展商没有与他们会面的指责,并表示,发展商于去年12月与居民、森行政议员陈丽群一同会面,而该集团的炸石活动没有准证说法也是不正确,因为该集团是得到部门和警方的批准才进行炸石活动。

“我不能随意把公司的钱赔偿给居民,我必须要深入研究调查报告,才做出决定,我也不能承诺集团会做出赔偿,一切以调查报告为依归;若居民不满意报告,可另委任第三方单位进行调查”

针对居民指发展商在进行炸石活动之前没有通知当地居民是违反标准作业程序,他则表示,他对此事表示不确定。

他说,居民投诉炸石活动已两年,为何不等待多1个月,非要进行和平请愿,这是无法解决问题。

他强调,金群利集团非常重视社区,过去多年举办一系列社区活动回馈居民,而今次和平请愿事件居民企图把把集团标签为不负责任的发展商。

居民代表●刘伟成(42岁):问题越来越严重

我于2012年购买及迁入双层半独立,于2014年开始发展商就在我屋子后方开始填泥,导致屋子出现下沉情况,稍后发展商炸石时加剧下沉情况。

我的地下排污管与中央排污系统错开,污水直接流到地底,将造成地下真空而加剧崩塌情况。

地势下沉导致我的后门已无法开关,楼上的两间厕所水管受冲击导致出现漏水情况,已无法使用,我们整家人只能使用楼下厕所。

现在房屋问题越来越严重我们却投诉无门,我希望发展商能赔偿我们。

居民●帕拉莫沙兰(49岁):女儿因沙尘哮喘病发

我的屋子是最靠近炸石的区域,2016年2月发展商开始炸石活动,3个月内我的房屋就出现严重龟裂问题,当时我向发展商投诉,后者则以得到当局批准为由拒绝我的投诉。

同年6月发展商委派团队进行破损调查,可是当时屋子已经出现龟裂,他们并没有理会。

我邀请一名工程师朋友前来查看,被告知亚沙金马扬第六期的地下有很多石块,发展商进行炸石活动会直接震动我们房屋的地基,因此花园有很多屋子出现龟裂和下沉情况。

我饲养27条日本锦鲤,每条1400令吉,在炸石活动的3个月内,沙石尘埃遍布我的鱼池,及炸石巨响,导致所有鱼死尽。

发展商没有通知居民就进行炸石活动,星期日虽然没有炸石,但发展商或承包商的泥机车依然开工,喧哗声影响我们,我的女儿因沙尘导致哮喘病发作,必须入院就医。

我的屋子是“危楼”,我已在吉隆坡购买房子,2个星期后就会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