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里的野兽/许世平

最近有一段 “过街老虎” 的视频激起议论:有两只老虎在登州龙运铁山的甘榜游荡,吓得民众四处逃窜;最后惊动野生动物局调派猎手展开捕猎行动。

官员对在生活角落竟然遇到老虎,也提出他们的想法,有人豢养的老虎却被释放出来;或是说老虎有病。



多年前,芙蓉发生野猴咬死女婴命案,为了抓捕那杀人犯,记者还跟着枪手到“丛林荒屋”猎杀野猴,结果将“杀婴凶手”的雄猴枪毙,还生擒一只雌猴。

其实,野猴、野猪、野象等动物走近人的生活视野,是因为城市化的扩大,占夺了它们的生存空间。城市也像个巨型的自助餐厅,有越来越多老鼠和昆虫都在消耗城市的食物残余,也有像獾、狐狸和鹰的动物,冒险走进城市捕食此类啮齿类动物;还有蟒蛇还在天花板上和壁凹处藏身。

在印度孟买,花豹在高楼街坊漫游,捕食家养的猫狗;在美国洛杉矶,美洲狮和山猫跑到街区捕食;还有黑熊在城郊边缘的大型垃圾箱找寻食物。在俄罗斯,有只疲倦饥饿的北极熊跑了迢迢700公里路,到远东堪察加半岛的一处村庄觅食,有村民还抛鱼给它充饥。

或许在将来,城市里的野生动物也是记者的新闻题材,因为城市有充足的食物,有更好的藏身之处,那些动物可以在建筑角落、缝隙和钢筋洞穴,在花棚里抚育幼崽。



记者可能还须掌握一些动物行为学的知识,会发现城市的动物会有惊人的适应性,根据生物学家研究发现,城市动物的脑容量比乡下稍大,显然动物要在城市生活还要有更高“智商”。

城市动物也可能会比自然界的同类更大胆,但它的侵略性却比野兽低,因为城市的驯化,它们不再需要像野外那样凶猛地捕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