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吸引中资有优势 面对挑战缺谋略
大马底气韧性不足

从中资来马,看我国经济(上篇)

珠海市积极与我国进行商贸对接。

大阪20国集团(G20)峰会前的一周,7位来自中国企业或与中资相关的单位高管,齐聚在槟城举行投资论坛,分析着中资在大马的机遇。



他们的对象除了包括已在北马营运的中资外,更有一心想入驻大马的中国企业,和想与中国对接的大马中小企业,座无虚席。时值中美贸易摩擦尚未缓解,我国正因贸易战获得来自中国的大量投资。

然而,一周后,不少人开始揣测:中美关系随着G20峰会出现转机,我国的经济走势将进入一个怎样的局面?我们还能继续吸引中资吗?未来的格局中,我国又该如何自处?

本报在向中企、商团、经济系教授、“一带一路”学者,以及马中投资商务顾问了解后发现,我国确实有绝对的优势吸引中美外资,却可能缺乏底气与韧性来面对未来的更多变化且严峻的挑战。

中资来马因素:



●我国内在优势

●我国外在条件

●全球局势的发展

●政府的立场

●民间的配合

●中国的发展态势

余永平:我国是东南亚中最适合与中国对接的。

余永平:具备发展潜能
外在条件胜邻国

根据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 ,我国2018年获准投资的制造业项目里,中国以40个项目共计197亿令吉投资额的态势,高居第一位。

不仅如此,中国更是马来西亚第八大投资来源,涉及主要项目计有橡胶产品、金属制品、石油产品、塑料制品和装配用金属制品。

为何我国会成为中国最大合作伙伴呢?德勤(马来西亚)总执行长余永平早前分析,东南亚各国中,我国其实在各方面,都是中国最理想的合作伙伴。

他表示,据他观察,尽管越南目前仍是中国的投资首选,但由于过去数年大量中资、欧美国家、日韩企业涌入越南投资,所以市场饱和的越南料将无法再吸纳更多的投资。

余永平也是德勤东南亚中国服务部领导,他指出,由于印尼政治关系导致目前市场不明朗,因此现阶段中资不会到印尼投资。

至于新加坡,基于该国经商成本相对太高,懂华语的人也不多,所以已经有很多中资总部开始外移到大马。

泰国方面,余永平分析,由于泰国只能在特定领域,例如汽车制造业和旅游进行投资合作,因此,相比起来我国是东南亚各国中,较能成为中国合作的伙伴。

招商引资策略对准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的对外招商引资策略上,也对准了中国制造业,因此获得不少成效。

根据最新资讯,MIDA 在吸引中资方面,有四大策略,包括借力于一带一路倡议、借力于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政策,瞄准中国500强企业中的目标领域里的知名公司及善用中美贸易战中大马作为获益最多的国家。 这些,都让我国与中国做出较好的对接。

另外,从全球竞争力来看,2018年我国在140个国家里的排名位列25,是东南亚的第二位(第一是新加坡),由此可见,我国具备一定的发展潜能。

据了解,上述的竞争力评估来自12个指标,其中包括政府部门管理、人力市场、金融系统、物流系统、创造力、科学运用、资讯科技、健康等。换言之,我国各方面并不差。

刘振华:中资在我国营运倍感亲切。

刘振华:文化相近倍感亲切

除了外在因素,我国内在优势,也是吸引中资入驻我国的原因。

中资企业协会北马分会主席刘振华指出,我国内在优势包括,第一、正处于构建生态链的初、中期,完整后料将带来更多人潮与商机。

“中资在北马当初不到20家,却在一年内增至40家甚至陆续有来,可见北马潜能,前景会看涨。”

再来,他盘点我国华裔语言沟通及文化差异不大的优势,使中资在我国营运倍感亲切。

来自浙江新胜大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施晨烨早前在北马中资协会主办的论坛上提及另一关键——我国的天然资源丰富,如棕榈油,这无疑协助中资解决原料上的问题。

她也说,相较其他东南亚国家,我国没有自然灾害,因此投资风险低等,这对中资极具吸引力。

我国其他优势还包括技术人才及高端人才多、人力成本和经商成本不高、法律与政策健全、基础设施完善 、教育、服务、医疗基础良好等等,都进一步使我国成为中国的海外投资热点。

郭隆生:华社普遍倾向中国。

郭隆生:政府民间态度
促进利好因素

内在条件与外在优势外,我国对外政策的态度,也是一大优势。

马来西亚中国总商会副总会长郭隆生指出,马中两国过去45年一直处于良好邦交,甚至是东南亚中首个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的国家,更是最好的贸易伙伴。

他也指新政府上台后,两国关系更密切。其中,首相就到访中国两次,财长和副首相也先后出访中国,这已刺激两国的商贸往来。

他说,我国华社与华团普遍较倾向中国。

“所以,无论是政府或民间,大家都在促进利好因素及往来。”

谢诗坚:马中关系天造地设。

谢诗坚:贸易战非主因
马中互补各取所需

相较于上述条件与优势,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拿督谢诗坚博士看到更不一样的角度。

谢诗坚也是马来西亚中国客家总商会会长,他说,宏观角度看,就算没有贸易战,我国本来就会因为中国的发展态势,而成为该国的最佳伙伴国。

他举例,中国强打的“中国制造2025”政策中,很多产品会出口到世界各地,作为发展中国家,我国正好需要这些产品。

根据世界银行资料,中国在2018年的全球出口份额表现强劲,其中在10项领域的出口更是超过一半以上。这些领域分别是玩具类、刀具、 手机、 电脑、音响、 玻璃器皿、 鞋类、家具、服饰及电脑配件。

谢诗坚分析,欧美和日韩都基于本身发展步调而减少生产上述产品,因而给了中国填补这市场的机会。

“别看这些产品很小,投资额不大,但影响力却很深远,因为世界各国都需要它,我国不例外。因此马中两国的商贸对接是一种市场默契。”

高价购大马原产品

谢诗坚指出,中国不仅能提供我国相对廉价的产品,同时也向我国高价购买天然资源与大马制成品,甚至在特定大型项目上,还给予融资便利。

“(中国)可以给你便宜的产品,又愿意高价购买大马货,这样的伙伴去哪里找?所以马中的合作是一个自然发生的现象。”

邓炯州:中国崛起是事实。

邓炯州:历史地缘占尽先机
大马是否卯足全力?

珠海市驻东南亚(马来西亚吉隆坡)经贸代表处商务顾问邓炯州认同谢诗坚的看法。

他表示,其实撇开贸易战不说,马中双方本来就因为大马的历史与地缘因素而占尽先机。

他指出,内需市场极小的大马,本来就是一个外向型经济体,需依靠出口保持经济动力,中国14亿人口的市场对大马来说,就大到绝对不容忽视。

他强调,大马避不开这样的自然发展局面,因为中国崛起是事实,未来也将进一步在各领域上扮演主导地位,因此大马能做的是顺应时局进行相应举动,以确保本身的经济动力。

问题来了,马中关系如此天造地设,但我国究竟掌握了这份契机,并将它的潜能发挥到最大吗?这点,马中双方可能有着很不一样的答案。

来自我国官方与本地商团的说辞多是“马中关系紧密合作”、“带来许多商贸对接”,但实则中国在越南的投资项目远远比我国高许多,这点连中国驻槟城总领事鲁世巍博士也纳闷。

他较早前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尽管我国是最早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框架的国家之一,但具体落实的项目却不如越南高。

追根究底,我国到底有没珍惜这样的契机?更关键的是,政府有没有一套完善长远的策略,面对未来的经济变数与挑战?我们又究竟在这些甜头背后,付出怎样的代价?

下期预告:马中贸易关系中,我国是否存在着过度依赖的局面。

独家报道:黎添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