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岂能与五四相提并论?
——再答YB刘永山(下篇)/瑜夫

1982年9月24日上午,英国铁娘子撒切尔夫人在人民大会堂与邓小平谈判香港前途问题,会谈一开始,“铁娘子”就先发制人。她胸有成竹地说:“有关香港的3个条约,白纸黑字写在那里,任何人都不能抹煞这一事实。既然这些条约仍然存在,那么就必须得到遵守。如果中国收回香港,就会对香港带来灾难性影响,破坏香港的繁荣。”

邓小平斩钉截铁地说:“香港是中国的领土,我们一定要收回来的!”



邓小平向撒切尔夫人表示:“我们对香港问题的基本立场是明确的,这里主要有3个问题。一个是主权问题;再一个问题,是1997年后中国采取什么方式来管理香港,继续保持香港繁荣;第三个问题,是中国和英国两国政府要妥善商谈如何使香港从现在到1997年的15年中不出现大的波动。”

所以,1982年至1997年的15年间,为了不让谈判增加不必要的困扰,当然不可能允许港英殖民地政府进行任何不怀好意的选举改革,当然也包括1992年10月7日末代港督彭定康所提议的政改。

完整的香港基本法可以从网上读到,1985年由基本法起草委会负责起草,委员包括了香港人士和大陸人士;基本法当中清楚写明香港须循序渐进地发展适合香港实际情况的民主制度。

1997年第一届立法议会有1)功能团体选举的议员有30人;2)选举委员会选举议员有6人;3)分区直选议员24人;2005年第三届分区直选议员增加到30人,2012年第五届直选议员增加至35人。



参考文件二十四:从2017年开始,香港特区行政区行政长官选举可以实行由普选产生所谓办法。(二)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选举人……。(三)香港特别行政区合格选民均有行政长官选举权,依法从行政长官选举人中选出一名行政长官人选。(五)香港基本法附件二关于立法会产生办法和表决程序的现行规定不作修改,……由普选产生的行政长官向人大常委会提出报告,由全国人大常委会确定。

所以,YB刘永山本月15及16日在《南洋商报》发表的〈大马人不知的香港己亥事变〉一文中所言中央没有给予相关民主是不实的,中央乃根据基本法循序渐进赋予港人民主。

YB刘永山既然肯花费宝贵时间找到港英政府早于五十年代就有意在香港推行普选,YB为何不回到1919年看看,英法等国为何要欺凌衰弱的民国政府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割让给日本?1900年八国联军如何火烧圆明园,如何洗劫北京?1856年英法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抢了九龙半岛;1840年发动第一次鸦片战争占领了香港。纵观以上历史事件,有理智的人都不会期望英国人会善待中国人。

以上我说了这么多只是在回应YB刘永山回答我的文章中之论点,而其实我们已掉落民主制度有如万灵丹的意识形态陷阱;邻国菲律宾不是民主国家吗?今天其大量贫困的人民仍须到垃圾堆中寻生活,捡别人抛弃的食物;印度打从1946年独立,她的火车运输仍然停留在殖民地时代;新中国于1949年成立,当初确走一段错路,1978年改革开放后,摸索出适合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使到数亿计贫困人民脱贫,今天虽然有人说中国是独裁的,是没有自由的,请看每年数以亿计的中国人到国外旅游,若中国没有自由,他们会回去吗?

无法脱离祖国而生存

如今中国经济与科技的成长已威胁到了美国的利益,正受到美国在经济、军事及科技等各方面的围堵。所以制度并不能保证一个国家的富强,真正能带给人民福祉的是需要有一班诚心诚意为国为民的领导班子。

让我们再尝试分析香港人的思维:香港的行政官僚、执法的警察及其他单位、法律界与司法界、学术界等等皆师承前英殖民地,人们说着港式英语,充斥着优越感,看不起内地人;一批1949年前为了逃避共产党的统治而逃到香港的地主及资本家,他们留在国内的资产被收归国有了,能不痛恨共产党吗?

今天中国富强了,很多人的心态仍无法调适过来,再加西方情报机关的鼓动与资助,老师也鼓动学生上街头示威,乃有今天香港的示威狂潮,但肯了解实况的人都知道香港根本无法脱离祖国而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