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儿及学前教育费高达2千元
年轻夫妇为育儿负债

当今父母相当注重孩子的学前教育。(档案照)

(吉隆坡21日讯)孩子高居不下的托儿与学前教育费用是年龄介于20至40岁年轻夫妇的最主要经济负担,这也导致许多人因而面对债务问题,前往寻求信贷咨询与债务管理机构(AKPK)的协助。

根据《每日新闻》报道,孩童的托儿所及幼儿园的每月平均费用介于300至2000令吉之间,而这已经超过家庭收入的30%。



今年初至5月,寻求AKPK协助,以解决自己的债务的共有26万6454人,而当中的55.1%是那些刚建立事业与家庭的群组。

AKPK企业公关主任莫哈末凯里表示,这些咨询该机构的人士当中,13.9%的年龄是介于20至30岁,及41.2%是年龄介于30至40岁。

若根据婚姻状况类别来分配的统计数据,最多已婚人士寻求AKPK的建议,达78.1%或20万8221人。

莫哈末凯里承认,对比每月的收入,高居不下的个人与家庭开销包括学前教育费用,是导致这些人无法良好地处理财务,并导致陷入负债的情况。

据了解,为了把孩子送到托儿所或幼儿园, 一对居住在城市的年轻夫妇,每个月平均必须支付300至2000令吉,而这些还不包括每名孩子从婴儿至6岁的报名费、交通费、奶粉及一次性尿片费用。



收费不受政府管制

所涉及的收费取决于家长所选择的托儿中心或教育机构的情况,因为有关费用不受政府管制,而是业者根据所提供的设施来收费。

基于原本的工作所赚取的收入不足够,这样的情况也导致许多年轻夫妇被迫兼职工作,以便能提高家庭收入。

finace_noresize

 

保姆协会:条件严谨成本高

城市托儿所无法降价

马来西亚注册保姆协会(PPBM)主席阿妮莎强调,合格的托儿所业者无法把收费降得太低,因为有关当局定下的严谨条件,导致营运成本高企。

他说,城市的私人托儿所承受高企的管理费,他们被迫向家长收取“双赢”的价格,以确保他们能继续营运。

他指出,若只聘请两名最低月薪1100令吉的员工,托儿所业者每个月将花费近1万令吉在管理费(依据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