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向洋垃圾宣战

“自己的垃圾,自己处理!”



这句话,现在是许多东盟国家在面对上百万公吨非法塑胶废料(俗称洋垃圾)进口时,最深刻的心情写照。

能源、工艺、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在两个月前,将3000公吨的洋垃圾送返来源国,引起全球环保人士热烈关注,大马在中国发出洋垃圾禁令后,竟然遭殃,成为全球最大的洋垃圾进口国。

不只是大马,东盟多个成员国也同样沦陷,纷纷祭出或准备出台洋垃圾禁令。然而,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因为在东盟拒收后,洋垃圾可能会转向其他执法不严格的国家,让当地国人受到影响。

要解决庞大洋垃圾的方法有不少,但最根本的问题,可能还是得从源头解决。

190722biao1_noresize-1



中国施禁令 东盟先遭殃

大马不做世界垃圾场

大马“沦陷”成为洋垃圾的囤积之地,是整个价值链的问题。

从25年来不愿自己处理垃圾的先进国、到不良回收商在中国实施禁令后将业务转向大马,还有在输入过程中故意错误标签,企图瞒天过海的进口商。

根据世界银行,人类在2016年产生20.1亿公吨的固体垃圾,这个数目在2050年时可能扩大至34亿公吨。在2016年的垃圾中,有12%或2.42亿公吨是城市废料。

这庞大的垃圾量,在新兴国家发出禁令、先进国也没有足够能力处理的情况,未来该怎么办?

将垃圾分门别类放到回收桶内,沾沾自喜自己的环保意识抬头,为这个地球尽了一分力?

但回收后的垃圾,是怎么处理呢?先进国的做法,不是自行处理,而是运到其他国家丢弃。

以往,中国接收全球45%的洋垃圾,在2016年时甚至进口高达60万公吨的塑胶废料。

该国在2018年禁令发出后,这些洋垃圾将目光转向东南亚。

根据国际知名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数据,在去年首11个月,共有580万公吨洋垃圾出口至东南亚。

190722biao2_noresize-1

大马进口量倍增

大马进口的塑胶废料(俗称洋垃圾)量在2016年为16万8500公吨,但在2018年首半年,就已经倍增至45万6000公吨。

而这些洋垃圾主要来自英国、德国、西班牙、法国、澳洲和美国。

环保和社会成本颇昂贵。

随着大马和其他东盟国严格谴责并勒令将庞大的洋垃圾运回来源国,全球媒体争相报道,对先进国人民来说,这是一记当头棒喝。

顿时,网络上一片骂声,骂的是他们自己的国家:竟然要将垃圾运到其他国家,造成他国污染!有者甚至大喊丢脸,大部分人都不敢相信,他们的垃圾回收方法,竟是丢到其他国家。

摆脱塑胶运动全球召集人叶南德兹就说:“在东南亚和大马发生的事情,显示全球回收体系已经‘破产’。西方消费者相信他们分类回收的垃圾会被妥善处理,但这并非事实。”

就连积极推动环保意识的消费巨头沃尔玛,也有被丢弃的塑料标签出现在怡保的垃圾场,他们对回收商如何处置垃圾,可说是一无所知。

洋垃圾泛滥,菲律宾人怒喊:我们不是你的垃圾桶!

东盟祭严法避免酿灾难

我国是在去年10月宣布禁令,泰国去年停止发行进口执照,并可能在明年发出禁令。

菲律宾日前将69个洋垃圾货柜运回加拿大;印尼表明会收紧洋垃圾进口条件;越南也已经宣布相关的条例限制。

社交媒体的发达,引发民间对洋垃圾的反对声浪大肆发酵,也让各国政府越来越重视这一场可能会爆发的“灾难”。

为何禁止洋垃圾如此迫切?因为这些污染垃圾并不是那么容易回收。

新加坡Impetus Conceptus经理黄托马斯(译音)解释,所进口的垃圾有70%可以被处理,但有30%造成污染。这些污染垃圾需付费送往焚化炉和垃圾填埋场,但许多回收商会找个角落直接焚烧,产生刺鼻的毒烟雾。

《国家地理杂志》就曾报道,全球只有9%的塑料最终成功被回收,其他都是丢弃。

190722biao3_noresize-1

非法回收厂露天焚烧

为何大马会成为洋垃圾的聚集之地?

绿色和平的代表本慕尼接受《赫芬顿邮报》访问时指出,大马绿色和平组织发现,大马并非“一夜之间”接收庞大的洋垃圾,在没有执照的垃圾场可见很多垃圾已经存在至少8个月。

这些露天垃圾最终会非法焚烧,或只是置放在那儿,等待热量和湿度分解,但耗时上百年,等着腐烂。

槟州环境委员会主席彭文宝解释,处理塑胶废料的分类步骤多,成本较高,合法的回收商都不愿意进口这些废料;但对于非法回收商来说,他们只顾及自己的利益。

这些非法商家,反而会以低成本建立垃圾场和聘员工,并非法盗地底水来进行回收程序,也不管水源因此被污染。

对于不能处理的废料,他们直接焚烧。

在一些国家,不少居民在垃圾场“寻宝”。

8解决方案

东南亚政府严厉发出禁令,就代表先进国会自行处理洋垃圾吗?恐怕不会。相信他们会将目光转向其他国家。黄托马斯预测,下个遭殃的就是非洲。

或许,新科技能有助减少垃圾场和焚烧厂。来看看彭博所列出的8项洋垃圾解决方法:

1.发电:

大部分的垃圾不是被置放在垃圾场,就是被冲入河流或大海。在印度和印尼,有不少居住在垃圾场或垃圾山附近的居民,在当中“寻宝”来售卖维生。

有一些公司已经找到商机,通过分解垃圾堆中的有机废物来生产甲烷气体。

企业家顿瓦塔纳蓬指出,目前他的公司在泰国暖武里府垃圾场兴建5兆瓦的发电厂,以就地取材用废料来发电,省下天然气的成本。

2.焚烧:

在新加坡,可以通过焚烧垃圾来发电,后用拖船将残灰丢弃,形成一座新岛。但这非常昂贵,在焚烧中产生的二恶英和其他排放物,必须要用静电除尘器和石灰粉来处理,而且还是会排放温室气体。

另外,固体废料可采用等离子炬在高温中气化,生产合成气、金属和用来铺路的玻璃岩渣。

3.艺术:

雕塑艺术家约瑟夫法兰西苏马尼,在菲律宾的垃圾场找到上千的丢弃玩偶和碎片,用来制作艺术品,包括自由女神像。

今年,英国艺术家提姆诺贝和苏韦伯斯特在2002年的垃圾影子照片《Real Life is Rubbish》,以7万5000美元(约30万7500令吉)拍卖成功。

芬兰垃圾分类机器人

4.分类:

分类垃圾并不是一份令人愉快的工作,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垃圾最后流向薪资较低的发展中国家。

不过,自动化科技的改善可让垃圾分类工作更加有效率。芬兰赫尔辛基的ZenRobotics公司发明一种机器,可以在垃圾输送带上筛选出木和金属。

在瑞典,被誉为该国废料管理最佳的直辖市——恩厄尔霍尔姆,有一家垃圾回收公司NSR AB,采用近红外光束分辨不同种类的塑胶。

NSR AB经理铃斯多荣说,该公司去年收集538公吨的塑胶,用之生产供铁路的材料,并卖给瑞典和德国的公司。

他说,人工智能技术让垃圾分类更有效,不仅能准确分类垃圾的种类,速度也更快。

不过,最大的挑战,还是呼吁人们在家里做好分类。在台湾,垃圾车会播放贝多芬的“给爱丽丝”来通知公寓的居民下楼丢垃圾。所有的塑胶和铝罐会丢在白色的卡车,而可焚烧垃圾丢在黄色的卡车。

5.清洗:

在日本和欧洲,回收率超过东南亚,因为当地人会在回收前,先将容器清洗,比如说塑料内的食品、洗发精和咖啡。

黄托马斯指出,在新加坡,只有4%的塑料被回收,其余96%都是丢弃;但在日本和欧洲,人们因为会清洗废料,所以比较容易处理。

天然酶消化器

6.吃掉:

别慌,不是让我们人类吃了垃圾,而是用细菌来“吃掉”塑料。在新加坡,Taraph科技公司利用细菌或有机程序应对垃圾问题,利用天然酶来“消化”塑料,将垃圾转换为炼油厂使用的化学品。

该公司联合创办人刘美珊(译音)指出,酶食塑料瓶生产的单乙二醇,比垃圾的售价还要高10倍。她预计,这项科技会在5至10年后商业化。

“收集废料是一项成本。如果我们能将之转化成营业额,来补回开支,对废料收集商家来说就是有利可图。”

7.替代:

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找寻塑料的替代品,来取代这自50年代以来几乎在所有生产线占有重要位置的原料。像是最新在社交媒体的活动倡导,越来越多人使用“纸吸管”,还有公司利用谷类或甘蔗废料来生产饭盒和一次性餐具。

同时,随着许多国家禁止塑胶袋,超市用不同的方式来包裹杂货。在越南,甚至还有商家用香蕉叶来包裹菜肉。

也有更高科技的方法,如同荷兰的Plantics BV,利用聚合甘油和柠檬酸,来制造植物基树脂,而不是普遍用的石化衍生塑料。

近期刚通过两轮集资筹得3500万美元(1.44亿令吉)的新加坡公司RWDC工业,推介了可生物降解的聚合物Solon,是用植物油的微生物来发酵产生。

8.停止:

虽然有那么多方法和科技来协助应对洋垃圾,但最根本的问题,就是不要再生产不能被回收的垃圾!

这也是日本上胜町的目标,当地居民的垃圾分类高达45种!

会产生固体燃料的发泡胶和脏塑料,可以取代煤炭用来燃烧‘在二手店售卖涤纶衣服;干净的塑料则被花王株式会社等公司回收。当地“零垃圾”研究院院长坂野明指出,她们正努力在明年达到消除垃圾的目标,其中一个试行的项目,是寻求洗衣粉供应商开设摊子,为居民补充洗衣粉。

独家报道:谢静雯

独家报道:谢静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