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示威岂能与五四相提并论?
——再答YB刘永山(上篇)/瑜夫

1999年我国面临第10届大选前董教总联合11个华团向政府提出了轰动一时的“大选诉求”,首先让我从旧剪报堆中找出及转录诉求内容与大家重温,此乃延续自《1985年华团联合宣言》的跨世纪大选诉求,那它到底诉求些什么呢?

1)促进国民团结;2)落实议会民主;3) 拥护人权及伸张正义;4)杜绝贪污;5)实行公正的经济政策;6)检讨私营化政策;7)执行开明、自由、进步的教育政策;8)让多元文化百花齐放;9)保护环境;10)发展新村;11)实现居者有其屋;12)保障妇女权利;13)确保大众媒体公正自由;14)建立警察的公信力;15)改善社会福利;16)尊重工人权利;17)扶助原住民。



当时YB刘永山应该刚好年届21,成为拥投票权的成人了,政治兴趣浓厚的YB当时应该有被闹得沸沸扬扬及得到2000余个团体签名支持的“Su Qiu”事件所吸引吧?

从任何角度看皆属公正及公平的诉求,为何2000年8月18日巫青团副团长阿都阿兹会率领约200人浩浩荡荡到雪华堂示威,不可一世的辱骂诉求管委会秘书谢春荣,叫华人滚回唐山,甚至还恫言火烧雪华堂?

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何在国阵胜选后,会骂董教总及华团是在要挟政府,骂他们是共产党及极端分子呢?

从以上事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为了自私的政治目的,为了自己的隐议程,有心人是可以黑白不分颠倒是非。你希望有和谐公平的社会,人家却要“Ketuanan Melayu”,敦马甚至开办公务员干训局,可悲的是19年后的今天虽然很多人说改朝换代了,事实证明敦马仍然是当年的敦马。



香港“逃犯条例”乃源自港英殖民地政府,只是因为形势所需得加上可遣送逃犯至中国内地、澳门及台湾受审,首先拟被遣送者必须被香港法庭及遣送地法庭认为罪名将被监禁7年以上,得到香港法庭批准遣送,而特首没有批准权,只有拒绝遣送的权力。

而YB所述之行贿官员、冒犯某人、政治、言论、学术、出版、新闻等罪行应排除在外,所以,如何能说它是恶法呢?却就是有一批逢中必反也不认祖宗的香港人,典祖忘宗骨子里就是要反中国,以侮辱同宗的中国人为快。

至今我们仍没有看到YB刘永山有回应到底YB反香港“逃犯条例”中的哪一条?我国及香港的法律皆属英殖民地遗留下来,但我们岂能因为中国有其与西方不同的历史与文化,有着与我们不同的法律系统,而先入为主质疑其公正与公平性。

YB也有如某些人爱拿六四事件数落中国,请问世界上哪一个国家能容忍示威者霸占国家重要地标两三个月?资料显示虽然报道说天安门某地死了多少人,同时又有目击者说没看到有人丧生。试着去美国白宫前示威瞧瞧,必定马上被驱离甚至被射杀。一张一个男子在天安门前拿着纸袋站在坦克车前面的照片,代表他很勇敢吗?我们不能说这彰显坦克车驾驶员很仁慈没开车碾毙他吗?需要出动军队镇暴乃因中国当年武警尚未成立,而一般公安的配备非常简单到连警棍都没有。

美国也逮捕示威者

2011年9月17日起有2000美国人在纽约参加“占领华尔街”示威,安营扎寨抗议企业贪婪与失业问题;持续了两个星期后,于10月1日警方逮捕了超过700人,也起诉一人袭击警员罪。所以,高举人权与民主招牌,到处去指手画脚的美国也未能容忍其国人示威,故为何唯独香港必须让不受管制的人潮上街示威呢?

为了论证香港所到之处挖砖头准备袭警,破坏路旁的安全栏杆等基本设施的示威者并非暴民,YB将之与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事件相提并论。在这里让我们回顾五四运动之起因:1917年中国因为曾经向德奥宣战,曾派人员赴欧洲参战,主要负责挖战壕及运弹药等工作,因此也被当作战胜国之一,1919年1月也出席巴黎召开的“和平会议”,会上提出废除外国在中国的势力范围,撤退外国在中国驻军等要求,却都被拒绝了;反过来决定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

此消息传到中国,知识分子和青年非常气愤,5月4日下午愤怒的学生们涌向赵家楼,找寻曾参与签署丧权辱国的21条约之时任北洋政府的交通部长曹汝霖出气,恰巧曹当时不在家,其中一位学生顺手放火烧了赵家楼。五四运动带给中国翻天覆地的改变,开始采用白话文,要寻找德先生与赛先生,所以五四运动在历史的定位是爱国运动,今港人迷失了方向连国都不认,请问YB刘永山一为爱国运动,一为暴力的卖国示威,又如何能相提并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