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钱还贷应先买屋/黄子

希盟获胜,敦马哈迪医生一再准备入宫宣誓遇“卡”;宣誓后,立刻一再重申,RULE OF LAW,意即我国必须重整、必须改革、必须法治;各方各造,包括王室,也必须守法,谁都不能超越法律。

敦马强调的RULE OF LAW令人鼓舞,给刚换政府的选民带来极大的盼望。如果我们的国家步入法治的正轨,公平治理,那么,短期内虽不能达到2020宏愿,却必定能成为竞争力强大的先进国;可惜希盟执政过了一年多,所谓的RULE OF LAW未见多大的进展。



其他多如牛毛的案例一概不提,就说马来西亚高等教育贷款(PTPTN)的偿还问题,真是法虽设,而不能行。正如男男或女女交媾为刑事罪,此条法律未被修改之前,倘若调查属实,刑事就是刑事,岂能以其他理由如政治报复政治陷害而开脱?比如公务员采购或签发工程皆有一定程序,可是,每年总审计司的报告公布,采购官员的恶行,天怒人厌,滥权枉法的官员,又谁被法治了?

欠债还钱,自古以来,乃放诸四海皆标准的基本道德准则;PTPTN黑白分明的简单问题,却因为各方利益的交错,被政治化了,也就被复杂化了。700多亿的货款,许多人遵守法律道义诚信偿还,有些长期失业待业者没有收入无法偿还,情有可原;而许多不肯偿贷者,是有车有屋有稳定收入,并且还有能力出国或工作或游玩。只因人多势众,为了选票的利益,权力当局不愿捅蜂窝,也就一眼睁一眼闭,任由他们逍遥法外。

政客摧毁法制

希盟上台,主管PTPTN的旺赛夫一再主张严行追讨,也一再受到其他权力人物的拦阻;政客们一再避谈法治,多讲法外之情,宽容缺乏诚信赖债群。最新的开网之策,是把违约者在国家银行的信货资讯系统CCRIS除名,任何人一旦名列CCRIS的仙班,即无法向银行货款,是替银行过滤缺乏诚信的客户,以免日后变成银行的烂账,是保障银行系统的机制,也是保障国家经济稳定的法度;但如今动用行政权力,移除这些欠债不还者的黑名,不但对偿还者不公平,也破坏了我国好不容建立的监管制信贷机制。



为了实现居者有其屋,因此把赖债群从黑名单移除,漂白后好让他们可以向银行贷款购屋;他们欠PTPTN是几万,会不会十万八万?倘若几万或十万八万尚且不能还,那贷款购屋是十几万到几十万,他们又怎么还呢?

反之,若他们能偿还房贷的十几万几十万,那为什么不能还PTPTN的几万?银行的钱是私人界的钱,必须偿还;PTPTN的钱是国家的钱,是人民的钱,难道就可以不还?

一个欠了杂饭档几十令吉没钱还的人,就不应该到五星级酒店刷卡锯牛扒。

只有敦马哈迪讲的法治,以及公平施政,才能服众,才能建设一个繁荣进步的马来西亚;只考虑选票,不重法治,这个国家,恐怕只有沉沦。

政客的可恶不是不讲法治,是摧毁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