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突破重围的一次触碰

致会堂主管千金:

妳好。大病初愈,死后复活,妹妹妳心情可已平复?



真是冒昧了,我这个阿姨对妹妹妳而言,应该是个陌生人。今天写信给妳,除了问候,更是想要与妳分享我那依然无法平复、激动不已的心绪。

我真的不知道除了妹妹妳以外,还有谁能同理我心中那种旁人无法完全理解的惊叹和澎湃。毕竟,能有多少人能像我俩那天那样,有如此千载难逢的机遇,与祂面对面、直接有接触而身心灵得到天壤之别的生命扭转。

想必妹妹妳已从父亲那边听说了那一天所发生的事吧。我想,我应该在这有生之年,无法忘怀。我还记得,那天海滩上人潮汹涌 ——

那天,听说祂会坐船回来这一带,好多人聚集在海边欢迎祂的到来。我把自己裹在大大的头巾里,战战兢兢靠近人群。群众人声鼎沸,大家都在翘首等祂出现。当祂一下船,一大群人就迫不及待向祂围拢过去。过了不久,我在两手紧抓的头巾缝隙间,看见妹妹妳的父亲出现了。只见主管大人他突然伏在那人脚前,我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何事。

可我那时候哪管得别人的事呢。我卯足勇气和力气、裹紧头巾、一次又一次往那人方向靠近。好几次就在我努力伸出手想触摸祂时,汹涌的人潮把我挤开了。可我怎能就这样放弃呢!错过了这次机会,我难道还得带着这副污秽的身子度过余生吗?想到这里,我再次义无反顾地往祂的方向努力前进。



妹妹妳可知道,我在过去的12年里,因为那个让人嫌弃的病,我在好几个医生手里花尽了全部的积蓄,在他们手中受了许多痛苦。不但没有一个医生能医好我,我还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病情不仅毫无起色,反而是更加严重了。妹妹妳说,叫我情何以堪啊。

妹妹妳可知道,那天我夹杂在拥挤的人群中、热闹的人声里,我内心深处却觉得好孤独、好绝望。在过去的12年里,当妹妹妳被家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着、快乐着长大的同时,我却是在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日子。四千多个昼夜交替中,妹妹妳在家人的爱和拥抱里成长;而我却遭家人朋友嫌弃隔离、在眼泪中逐渐老去……

只要摸祂衣服就必痊愈

当时除了这副污秽的躯体和一颗绝望的心,我几乎是一无所有了。而这人是我最后的希望。我听说祂的事有好一阵子了,就在那个时候,我心里冒出一丝念头——“只要摸到祂的衣服,我就必痊愈”。这次我努力挤上前,一点一点挤进内圈了。我再次伸手一摸,啊!这次终于摸着了!我终于摸到祂的衣裳穗子了!

可妹妹妳一定无法想象,就在那一刻,当我触摸到祂衣服的那一刻,有个超奇妙的感觉——竟有能力从祂里面出来,我的血立刻止住了_血漏的源头立刻干了!我就这样脱离苦痛了!怎么可能?!

正当我惊喜过度愣在现场的时候,听到祂开口问话了。

“谁摸了我的衣服?”,祂停下了脚步,在扰攘的人声中,祂的声音显得格外安稳沉着。

而人群也停下往前移动的步伐,“笑话嘛!那么多人、那么拥挤,怎么还问这种问题?!”,人们围在那地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我见事情已不能隐瞒,就战战兢兢地走到祂面前。或许是太激动了,我已顾不得要用手拉紧头巾了、即俯伏在祂面前,把摸祂的缘故,和如何立刻得到医治的来龙去脉,皆一五一十,在那拥挤喧闹的人群面前,全盘说出。

妹妹妳可知道,我几乎已忘了有人垂注的感觉了。但就在那一天,在拥挤的人群中,祂竟然为了我停下脚步,正眼看着我,对我说了话!在那段四千多个日子里,几乎是所有的人都避开我、唯恐不及退避三舍,深怕与我这个污秽不堪的女人有任何肢体接触。大家都不看我一眼,不与我说话,就是要确保他们自身的洁净。

可这人祂竟不怕遭标签不洁净、不怕人言可畏。祂竟如此看重我,听我说话。

啊,这种有人重视我的感受,回——来——了!

真抱歉,阿姨我话多了。其实我写这封信,也想向妹妹的父亲说声对不起。那天我的一意孤行,耽误了主管大人的行程,还请他原谅啊。

迫切卑微为了女儿

妹妹啊,从今以后,妳可要好好孝顺父亲啊。那天我看到平日高高在上的主管大人,竟然在那么多人面前,一看到那人就俯伏在地、跪着求祂去你们家。后来我才知道,主管大人那么迫切并卑微自己,原来是为了妳。

就在同一天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我和妹妹先后在如此近的距离亲身经历了祂的医治。相信妹妹妳的生命与我一样,从此不再一样了。倘若哪一天咱在路上相遇,我期待能给妳一个大大的拥抱。又或者,像祂那天拉着妳的手那样,我们好好当面说几句话。

不要怕,只要信。这是那天我在惊愕中听到那人对主管大人说的话。

是的,不要怕,只要信。愿妹妹一生信靠那灵魂的主。一生活在祂的带领里。记得,祂那天如何拉着妳的手,从今以后,只要妹妹妳愿意,祂必定会继续牵引妳走人生路。

哦对了,阿姨停笔前得慎重说明。不是那人的衣服有神奇的法力。医治我的、让我得自由的,不是衣服;医治我的、让我从今以后得自由的,是耶稣。

原本污秽现已洁净的阿姨亲笔 ,代擬心声一则。

(文章背景:新约圣经 马太福音9:18-26/路加福音8:40-56/马可福音5:21-43;旧约圣经 利未记第1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