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200万献金没副本
疑来自巫统正式收据簿

(吉隆坡19日讯)一名证人今日告诉高庭,联邦直辖区部前部长拿督斯里东姑安南交予Aset Kayamas私人有限公司董事经理丹斯里蔡景康,付给巫统200万令吉政治献金的收据,疑似是来自巫统在2018年所使用的正式收据簿,而蔡景康是于2016年提供这笔200万令吉献金。

这是根据巫统收据簿的收据序号,所得出的结论。



东姑安南被控收贿200万令吉案审讯进入第10天,27岁的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助理执法官聂莫哈末法依兹在庭上揭露此事。 

主控官茱莉亚副检察司询问聂莫哈末法依兹:“你是否可以告诉法庭,收据376241(付款200万令吉的收据)的日期是什么时候?”

证人回答说:“这张收据的日期是2016年6月14日。”

主控官:你可不可以告诉法庭,在收据376241之前的收据376240,上面的日期是什么时候?

证人:根据收据376240,这张收据志期2018年11月12日。



主控官:收据376242的日期是什么时候?

证人:这张收据志期2018年11月16日。

2016年12月1开始在反贪会任职的聂莫哈末法依兹也揭露,在付款200万令吉的收据簿内,有关收据没有副本。

茱莉亚在引导供证程序要求证人确认,序号376241的收据是否有副本,聂莫哈末法依兹说:“编号376241的收据在反贪会所扣押的收据簿内,没有副本。 ”

反贪会赴巫统总部取收据簿

较早前,也是控方第20证人的聂莫哈末法依兹指出,他联同另一名反贪会官员莫哈末阿夫扎,在昨天早上10时前往位于太子世界贸易中心的巫统总部,以取得有关的收据簿。

“7月17日(周三)我在大使路法庭值勤时,我接获来自(反贪会)查案官(莫哈末沙阿)的指示,他要求我前往位于太子世界贸易中心的巫统办公室,以取得巫统的正式收据簿。”

茱莉亚询问这本收据簿是有关什么时,证人回答说:“这本收据簿是有关200万令吉,以及在上述收据簿内,所列明的收据序号。”

询及抵达巫统办公室后所发生的事,聂莫哈末法依兹指出,他联同莫哈末阿夫扎会见巫统财务部的一名职员法拉兹拉,以及要求对方配合交出巫统收据簿。

“当我提出要求后,对方将巫统的正式收据簿交给我。”

较早前,法官莫哈末再尼批准控方传召新增的证人聂莫哈末法依兹,以就蔡景康付款200万令吉的收据供证。

蔡景康也是本案的第19名控方证人,他已在两天前供证。

法官说,控方获准传召任何被视为合适的证人出庭供证。

茱莉亚早前陈词时说,在案件开审前,控方对有关的收据簿不知情,它也不在控方手上,一直到辩方在7月17日提出此事时,才知道它的存在。

“控方在审讯中才提交解释有关收据的文件是合理的,此事符合刑事程序法典第51A(4)条文,事实清楚显示,(控方)并不是故意或具有恶意的拖迟提呈上述文件。”

东姑安南律师拿督陈福泉指出,刑事程序法典第51A(4)条文的用意是要确保审讯公正,以及秉持法庭在刑事审讯中的廉正。

“控方建议引导第20证人供证,却没有给予被告足够的时间检查这份新文件,这并不公平,也违反刑事程序法典第51A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