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召车费飙升的要胁?/江振鸿

政府规定电召车司机需报考公共服务交通执照(PSV)的期限已于7月12日到期。

然而日前读到一则含有要胁味道的报道。一些电召车司机受访时指出,若有关电召车司机需拥有PSV执照的政策被当局“认真”落实的话,将会造成电召车业流失大量司机,届时恐怕会出现一“车”难求或高车费现象,因为目前考取相关执照的司机人数不如预期,甚至不及20%。



其实,电召车业在网络世界及年轻市场拥有着强大的民意及拥趸。

记得当初政府宣布要开始正式统一管制传统德士及电召车,包括这项电召车司机需报考PSV执照的政策时,除了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电召车司机以外,不少网民竟然也在网络上表达着对这项政策的不满以声援电召车司机。

当然,比起一些传统德士的种种恶行,包括故绕远路、衣衫不整、没礼貌、拒用计程表、漫天开价、拒载等等,电召车业车费固然也许较低,但是更为重要的是,有赖于足以影响司机收入的乘客评估系统,电召车司机们得千方百计讨好乘客,或最低限度不会做出会令乘客反感的举动,所以这就足以解释为何电召车业会在网络坊间及年轻市场大受欢迎。

然而,若这些电召车司机就此而恃宠生娇,企图以强大“民意”来逼政府就范以满足他们的要求的话,那会让人感到反感。



提供公平竞争平台

此外,政府这项旨在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平台,让德士司机与电召车司机能在相同的管制与成本之下互相竞争的政策,其背后的目的与理由是可理解的。

而德士司机因为以往这些不公平的竞争平台(管制与成本)所引起的不忿,及面对德士公司争议性的租赁系统时所引起的压迫感,也是可以让人理解,但是这些不忿及压迫感,却被一些德士司机的种种“恶行”所掩盖,得不到大部分民众的同情和共鸣。

因此我想,不论电召车或传统德士,当局为何不一律降低相关申请程序和执照的费用,或简化一些管制条例,从而令到双方都处在于一个公平的竞争平台?

最后,记得现任政府仍是反对党时,都似乎能把如何改革及改进德士公司那个争议性的租赁系统说得头头是道。

而如今现任政府已执政了超过一年,不晓得目前德士公司的这些租赁系统,是否都已获得了改革及改进,让德士公司及德士公司双方都能处于公平和双赢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