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教数理保竞争优势?/胡逸山博士

首相马哈迪医生日前在国会里重新提出,以英语来作为在国民学校里教导数理科目的媒介语的政策。

这“英语教数理”,或更广义来说本地的教育改革,显然是首相内心深处最为着重的治国理念。



大家可能还记得年前希盟政府刚上台时,首相宣布第一轮最为重要的内阁职位时,老实不客气地自己兼任教育部长。

首相当时自任教长的这个做法,几乎肯定不是他要独揽更多权力,否则他大可如之前数位首相(包括他自己在上一任内)般兼任掌钱的财政部长。

反之,应是多年来马哈迪医生已然在脑海中酝酿着如得以再度治国,则教育改革必为其首要的理念实践之一。

唯在各界叫嚣着说这做法不符希盟有关首相不兼其他内阁职位的竞选承诺的呼声下,不几天马哈迪医生就从善如流地卸下了教长一职,改由政坛初哥马智礼来出任。

年轻人英语不如上一代



其实,这不是马哈迪医生第一次出任教长。他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时就已出任过。在那之前,本地因为之前是英国殖民地,所以即便独立建国后,政府学校里也还是主要以英语为教学媒介语。

这就是为何今时今日许多退休下来的长辈,彼等的英语掌握能力比年轻一代有过之而无不及。

唯那时全世界都吹着很强的民族主义的风气,也包括提倡新兴国家在“去殖民化”过程中,也应强调主体族群的语言、文化等。当时执政的巫统与逐渐崛起的回教党,又竞争着主体族群的政治支持。

马哈迪医生的爸爸曾当过国父东姑的英文老师,而自己更是不折不扣的英文教育下的产物,毕业于在新加坡以英语教学的医学院,他自己认为以何种语文作为教学媒介语对学生的未来最有帮助,我们不得而知。

但当时的政治文化现实就是,作为教长马哈迪医生,也不得不主导把国民学校的主要教学媒介语改为马来语。

民族主义须量力而为

然而,无可否认的世界现实是,大多数的数理方面的知识是掌握在操英语者的手中,包括许多数理词汇也以英文来表达最为贴切、有效等。

所以,到了马哈迪医生在上一任首相的最后几年里,马哈迪医生毅然来个教育政策大转弯,在国民学校里恢复以英语来教数理。但后来在慕尤丁出任教长期间,又恢复了以马来语来教数理。

慕尤丁现在虽然是马哈迪医生的党内副手,但显然在英语教数理这项对马哈迪医生来说可谓是“大是大非”的课题上,马哈迪医生还是毫不犹疑的亲自(而非由马智礼)提出恢复的政策倡议,还直言民族主义必须量力而为。

马哈迪医生所担忧的,主要还是本地人力资源的长期竞争力。如他之前多次强调,人家越南的经济发展已然急起直追本地。本地要能继续超前,就必须保有与扩大一些固有的竞争优势。

而目前还相对领先的英语掌握能力,如果不加以维系下去,则本地的前景也就更为黯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