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亲情

亲情,天生原有的基因。

今天来了一通电话:“I am Ah Sam,我是亚珊,吴膺光的大女儿,记得我吗?”



“喔,我们在你父亲之丧事上见到,又几年了,真快。”

“好好,弟妹们都好,我们见见,吃个饭聚聚。”

“好的,你该呼我表叔,你爸是我的表哥,你们的祖母是我爸的亲胞妹,也是我姑姑。我们是很亲的,能来聚聚走动是非常好的事。”

天生的一种亲情动力,自然的基因相吸引,让我们重逢,也在心中引起阵阵的波动与涟渏。

我们说起,从前你们爸爸妈妈的故事,那个年代的点点滴滴。



故事因彼此之亲情紧紧牵连,代代相传。

记得常常回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