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七月七日的夜

疲惫身躯继续回味着狂野,那一阵子

黄昏还亮着,四下无人才放任的心



我是驾着2.4CC以企图超过200时速,追风的

男人

疲惫随暮色而来侵袭眼皮,减速转入

市区,在市区内根据60时速

双线不超车,黄灯转红灯之前



夜再深静,街道再无行人

狂野的心早已妥当收藏在之前闯入的长生殿

(我是殿内七位皇帝之后的第九位)

飞奔,只适合在毕直

视线清晰的高速公路

在市区内

奉公守法的驾车人士

狂野,只适合在七月七日的夜

(在翻阅了长生殿的故事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