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为填海请什么鬼命?/里郎拔刀

7月11日凌晨,两百多名槟城和霹雳州的渔民千里迢迢乘了半夜川行的巴士抵达吉隆坡,清晨8时开始集合,浩浩荡荡游行到国会大厦呈交反对槟城南区填海和霹雳挖沙备忘录给首相马哈迪医生。前来迎接示威渔民和环保非政府组织代表们的包括希盟国会议员努鲁和数名人民公正党及国家诚信党议员。渔民呈交备忘录后,满怀希望和千里迢迢的回去等候好消息。

果然隔天,未来首相兼波德申国会议员安华主动为渔民请命,前往会见有权力决定是否批准槟城南部填海计划的马哈迪,以讨论渔民的请求。数天后,安华马不停蹄的北上槟城会见了渔民了30分钟。出席该对话的民政党代表声称安华在对话中声称,自己不曾见过世界任何巨大的填海工程是照顾到渔民福利的,可是并不代表没有先进的科技可以改变这种局面。



他也呼吁渔民不要在未经讨论的情况下固执的拒绝填海计划。隔天,安华会见了主张靠填海来筹募槟城交通发展蓝图计划的槟州首席部长。

最后,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安华表达了自己支持填海计划的立场,他指出与此同时,必须确保受影响渔民获得合理的赔偿,并且协助渔民有更好的发展。他似乎完全忘记了渔民前往国会示威和呈交备忘录的目的,是呼吁首相取消该填海和挖沙计划,而索取赔偿完全不是这些渔民的意愿。

无视渔民反对

更令人吃惊的是,安华的决定似乎在暗示即将受填海和挖沙影响的上万名槟城和霹雳渔民的意愿在他和曹观友会面时突然变得轻如鸿毛,而以牺牲千万渔民生计,鱼虾繁殖地,红树林和海床生态为代价的填海和挖沙计划,在渔民缺席下突然变得价值连城,举足轻重。



不但如此,安华无视于渔民和环保非政府组织反对填海的声音,也等于对环境学者专家们对填海计划环境评估报告的意见和建议视如粪土。

那些千里迢迢前往国会寻求公平和正义的渔民肯定觉得遭出卖了。而带着一丝希望期望安华能够当个开明和公正首相的希盟支持者大概也跌破了眼镜。毕竟,这是一名当年以捍卫渔农权益的学生运动起家的领袖,更是一手掀起烈火莫熄政治改革,让许多热血青年投入政治改革和社会运动的精神领袖。

实际上希盟诸成员党,堕落的堕落,食言的食言,U转的U转,静静的静静,人民已经逐渐认清了情况,可是没有人预料到一年前还在牢里发表 “我了解底层人民的心声”的精神领袖,今天公然“骑劫”了渔民及非政府组织和公民社会的信任,把自己坚持过或启发别人信仰的公正、尊重、自由、平等价值踩在脚下。

安华的这一着,明确的把烈火莫熄精神变成了无法返回的过去式。当作者已死的时候,大家也不好再利用这口号的剩余价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