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暴徒 没有暴政——回应YB刘永山/罗汉洲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承认《逃犯条例》修订案的工作失败,修订案已经“寿终正寝”,意味着香港政府向泛民主派发动游行示威的压力低头,放弃修订《逃犯条例》,泛民主派大胜。

可惜的是,泛民主派却不满足,没有互相让步这回事,他们坚持港府必须停止追究“反送中”示威者的暴行、撤回对示威者“暴动”的指控、释放被捕的示威者等,否则依然游行示威。



事实上,泛民主派的胜利是谎言压倒真相,也是想象战胜事实,情绪战胜理智。因为送中条例修订草案指明在内地犯下可被判处7年或以上的刑事逃犯,再经香港法院批准后才可引渡回内地,其他涉及政治、集会、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种族、宗教、国籍、政治意见事项的都不可引渡,在香港犯法的也不可移交给内地。

暴力示威逼使政府低头

但泛民主派却歪曲事实,把引渡范畴无限放大,甚至说如果你在香港批评习近平,香港政府就可把你送去内地受审,又说中国政府随时可来香港抓人,这明明是凭空捏造的谎言,但数以百万计香港人竟也信以为真,于是跟着示威群众喊口号,说是要保护自己与下代的人身安全,这是谎言压倒真实;泛民主派又说内地的司法制度不能保障被移交者的人权,香港人又信以为真,这是想象战胜事实,暴力示威逼使政府低头,是情绪战胜理智。

明明是示威者冲击警察防线,泛民主派却说警察过度使用武力。强行打破立法大楼玻璃围墙,冲到里面涂鸦、叫嚣、捣乱,分明是暴徒行为,但他们敢作不敢当,强要警方“澄清”说他们不是暴徒,但传遍世界的视频已让人看到香港只有暴徒,没有暴政。



香港没有自由?示威者挥舞英国国旗、高喊独立却不受对付,如果其他国家的人有同样行为,肯定锒铛入狱,波多黎各独立运动领导人奥斯卡给“有民主与人权”的美国关押了36年,香港人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破坏一国两制。

开始时,我不相信有外国势力介入,但看到洋人高举美国旗参杂在游行队伍中,再看到美国副总统彭斯纡尊降贵会见分离分子黎智英,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让鼓吹港独的加拿大籍歌手何韵诗代表香港人诋毁香港政府,我不相信泛民主派甘为美英鹰爪也不行了,毕竟事实摆在眼前,吴三桂型的人物真的有。

香港暴动,引起西方媒体炒作,亚洲人民关注与评论是很正常的事,万津州议员刘永山也评论了此事,他以智者姿态促请大马华裔“勿错误解读”香港人的游行示威。

恕我直言,最大的错误解读者就是YB刘本人,YB刘说香港和大马同样是摆脱英国殖民统治,但香港却不能和大马一样享有民主选举。

大马摆脱英殖民统治是成立一个独立的国家,当然有民主选举,但香港脱离英国却是因为中国收回这块领土,香港不是一个国家,只可享有有限度的自治是合理的,YB刘拿它和大马相提并论是拿牛头比马嘴;YB刘又说香港人发觉他们的前途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感到忧心。假若YB刘的解读正确,被中国共产党统治了70年的中国人早就完蛋了,但13亿人中国人民正乐观地迎接他们的未来。

说到底,香港是中国的,它的地位与其他自治区一样,最高话语权仍然在中央政府手中,香港人若不断挑战一国两制,中央当然还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