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GST的骨都啃/南洋社论

消费税的引入,是前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施政时引以为傲的税制改革。

纳吉曾说,若没落实消费税以获得每年450亿令吉税收,大马势必成为赤字贫国。



被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讥为“现金为王”的纳吉,当时一再向人民保证,消费税所得,都是左手来右手去,再以各类形式发还给人民。

在国阵倒台前2个月,纳吉在官邸举行的活动甚至还说,庆幸因征消费税,大马国债才逐渐降低,若沒这笔税收,大马就会如接近破产的希腊。

人民,有的很信任纳吉的说法。但是,更有不少心生疑惑或半信半疑,皆因纳吉竟在掌握国家政治与财政大权时,卷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丑闻,而且动作躲躲闪闪。

在希盟入主布城后,当今财长林冠英查了消费税账目,一时改不了当反对党的政风,向媒体惊爆进项税退款被“骑劫”。

因先有林冠英骑劫之“因”,才有国会公账会介入调查之“果”。



经过数个月的折腾,公账会主席拿督诺莱妮本周一发文告说,这笔并未被转移至消费税退款基金信托户头的收入,只是被用在行政与发展开销。

钱沒丢失,反对党兴高彩烈,指公账会报告彰显前朝政府没有“骑劫”194亿令吉消费税退款,林冠英应该就本身发表的言论负责。

林冠英应为他的言论负责,那么谁应为进项税2周务必退款的法定规定负责?谁又应对这笔暂被政府保管的款额,被转移到其他用途负责?

马哈迪回应此课题时,一针见血:钱呢?

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也强调,应“进一步考虑”追究刑事责任。显见这是前朝政府极为不当的“挪移”。

进项税退款不是政府的税收,是商企先垫的血汗钱。从2015年开始,政府拖欠商企6亿令吉进项税退款,2016年28亿,2017年68亿 ……逐年暴增,这是难于置信的。这不只増加经商成本及推高通胀,还关乎政府的诚信,关乎是否违法,以及当时的政府,是否已把国家财政推向可怕的悬崖。

若消费税是肉,那进项税退款就是民间的骨了。难道连人民的骨,都要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