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利局10亩地被占用
非法土埋场“铺”微塑料

根据市议会挖掘渠道发现,微塑料铺盖1公尺深的地里,还埋有更多废料垃圾。

(巴生17日讯)水利灌溉局一片10亩保留地被人当着非法土埋场,不只烧出重重烟霾,地面甚至被“铺”了厚厚一层微塑料,环境之恶劣令人震惊。

媒体今日抵达现场采访时,空气中弥漫的烧焦味,虽然戴上口罩,也无法阻挡烧焦味来袭。



由于被人焚烧,浓烟四处飘散,四周可见度也非常低。

避免变成“金金河”

苏丹苏莱曼工业区外资厂方代表促请地方政府及雪州环境局,关注该区环境污染问题,以免成为下一个“巴西古当金金河”案例。

媒体是接获数名在该区的外资厂方代表投诉,指当地因露天焚烧活动,导致空气严重污染后,由民主行动党雪州副宣传秘书李富豪带领,前往引发空气污染的源头,即水利灌溉局保留地以实地了解情况。

或为洋垃圾小碎片



据观察,尽管地点实际与苏丹苏莱曼工业区只有2.5公里,惟因坐落隐蔽地点,需通过甘榜小路,才能抵达现场。

目前,市议会为阻止有人继续进入该地段,在入口处挖了一道长长的渠道,但疑仍有人潜入,因为被翻动过的微塑料垃圾底下厚厚一层,又出现一堆堆垃圾包括废弃轮胎、布料和工业废料等。

到场的外资厂方代表包括音响制造厂代表林俊慧、塑料制造厂代表许松兴、音乐器材制造厂代表李诗萦。

外资厂方代表林俊慧(左起)、许松兴、李诗萦及李富豪,盼地方政府、雪州环境局关注该区环境及空气污染的问题。

记者踏上非法土埋场地段时,感觉犹如踏上一层柔软的地毯。

李富豪说,这片原属湿地的保留区地,实际是被一层加工碾碎的微塑料所铺盖。

他说,由于和洋垃圾加工塑料相似,不排除就是洋垃圾的小碎片。

无法分解  污染土质

李富豪根据现场发现的某工厂生产商的指南海报,推断或有工厂垃圾承包商,涉及载送废料到非法土埋场,希望当局明察秋毫,揪出罪魁祸首,避免有关工业污染问题扩大。

他说,若非发生火患,相信也不会引起大家关注及揭露此骇人的问题,微塑料属于无法分解的物品,土埋会严重污染当地土质。

“如今在湿地保留区土埋场,料将直接污染当地水源及危害河内生物,甚至鱼只或会吞食了这些微塑料。”

掌管雪州自然环境、绿色科技及消费人事务的行政议员许来贤受询时表示,有接获当地州议员投诉,惟鉴于非法垃圾场属于地方政府事务,已要求对方向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黄思汉投诉此事。

黄思汉:是否属塑料须待报告

掌管雪州地方政府、公共交通和新村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黄思汉表示,目前为止,尚未确实有关废料是否属于塑料,必须等待调查报告出炉才能确认。

“不排除是有不法分子非法倾倒塑料,这也是为何雪州政府过去一直积极打击非法洋垃圾的原因。”

他说,雪州政府已指示天灾管理积极处理,并召集各单位,包括地方政府,水利灌溉局、消拯局和环境局等以确保现场安全,包括地下火完全熄灭。

书到用时:微塑料污染大

“微塑料”指粒径很小的塑料颗粒或纺织纤维,学术界对微塑料尺寸未有普遍共识,一般认为小于5毫米的塑料颗粒,皆可视为微塑料。

微塑料分为初生微塑料和次生微塑料,前者时是颗粒工业产品,如化妆品,含有作为工业原料的塑料颗粒和树脂颗粒,至于次生微塑料则是由大型塑料垃圾经过物理、化学及生物过程后分裂,形成体积更小的塑料颗粒。

微塑料对环境危害程度大的原因是,曾有监测发现海水、海底及海底沉积物中,都有微塑料存在,是一种造成污染的主要载体,由于体积小,因此比表面积大的污染物威力更大。

微塑料容易被贻贝、浮游动物等吃掉,由于不能消化,只能在胃里一直存在,直接威胁到海洋生物的生存和渔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