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带动城市贫穷/符策勤

去,还是不去?

问了问香港金融界伙伴,确认香港会展中心不受示威的影响后,我才决定参加2019年亚洲最大的科技新创展会。



出入香港,多了这等纠结的考虑,台风、非典……加了个示威!

吃晚饭的地方,金钟太古广场,前面堆满了花、寄语,这是年轻示威者坠楼身亡的地方。

这是我第二个蹒跚过的香江坠楼点,另一个是偶像张国荣的文化东方酒店。

这些“点”,人们没怕过,香港车水马龙,人海战术,人多到“无定企”,寸土寸金,还管你“兄弟”到底有在吗?

上一次“占中”与这一次“反送中”的事件,撇开政治立场不谈,民主催化的资本主义,而带来了城市化后遗症,是其中激起民怨的最大原因之一。



乡镇居民为了更高的薪金、收入,大迁徙往大都市里躜,因此,世界人口平均有70%城市化。

人口是市场红利,是资本主义的温床,自由经济更纵使了民主人权的正名甚至任性。

自由就任性,可往城里造梦;有钱就任性,可狂买房地产;有利就任性,发展商图价高者得,最后带来了通膨;有人权就任性,可横行街头,抗议心头不满,甚至挑衅执法单位!

市民“老鼠圆周竞跑”

在三角型社会底层的小市民,追赶不上城市的基本需求及奢华,朝九晚五,永无止修的“老鼠圆周竞跑”,跳不出捉襟见肘生活的框架。

要楼没楼,租个单位,挤个床位;有钱买车,没钱买车位。政府有政策没诚意的公屋(政府建设的廉价屋)计划,没真正解决问题。

除了衣物光鲜结领带,都市人的后院省吃俭用、强本节用、克勤克俭、勤俭持家,这是时下城市贫穷的大写照。

不管那个城市,香港、北京、吉隆坡、纽约、巴黎等的社会成就与矛盾,这都是冷战后,左弃社会主义,右抱民主、自由、功利资本(包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自由经济)所带来的果与过!

没有政府的干预建设更多的利民福利,社会失衡,贫富悬殊加剧,久而久之,民愤激起,在政客推波助澜,把群众脑袋加热,走上街头,亢奋抗议。

政棍再加些脏话,孝顺的老问候对方老母亲的“新民主言论自由措辞”,底层老百姓被煽动,带着超热的脑袋横冲直撞。同时,也老觉得其实自己可当总统、首相、市长等特质,简直不把警方放在眼里。

催泪弹不能用!

现代民主诞生国——法国,却能用;民主好像模范生——美国,警方豪不犹豫的MMA自由搏击绊倒示威者在马路上,再送个电击棒松松经络!

民主来到东方,西方媒体大肆报道有关当局为何使用催泪弹,而要警方对着示威者说教,“听话,别这样!”。

下次,有人闯家园的时候,可以好好和匪徒说“听话,别这样!”的友善对待。

香港矛盾日益加剧

想必民主已来到了新诠释,“MMA西方民主可催泪弹”与“儒家东方民主说教不可催泪弹”的分界岭了?!

一个城市,穷到只剩下个价,香港成为2019年世界冠军平均房价495万令吉,豪宅平均2848令吉,何文田一个车位以318万令吉创香港最贵纪录,金融百亿美金市值的IPO,没有实体工业,没有科技研发,只有买正品奶粉良药的小店连锁,拥挤的旅游城,移民大都会,老居民与新移民的矛盾在人类社会三角型结构下,左右包抄,上下推挤,日益加剧。

带着神州广大人脉来港的过江龙新移民,不只是可以在蓝白领间争工作,三角型顶尖上的爆发户,资本家移民,更有能力的把香港房地产炒高,把持金融游戏,耐你老香港又如何!

西方民主伪命题的怂恿之下,世界怨民,从没有间断的把情绪挥洒在街上。

今古奇观,地球人简直没有进步过,战争依然在很多手机、飞机、发动机的年代进行着,人类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了!

上帝……该出手打救了吧!哈罗,你在吗?

新大马,我们也是城市化了,也不能袖手旁观,说好的,要做喔,得民心者,得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