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铁马骑士

内子美英和我以及两个驴友在中亚诸国闯荡期间,那天早上离开萨利塔石时,老天下着雪,大地全被染得雪白,与天空连成一片,只剩电线木柱给驾车人士指引道路的走向。我们的四驱越野车滑溜了两次,司机使尽浑身解数才勉强通过几处深厚的积雪,还有一次得劳动另一辆车子的5个年轻人推车,才免于深陷雪地动弹不得。

到了吉尔吉斯斯坦的波尔多波边检,正在办理通关手续之际,白茫茫的天地间忽然出现一个人影,从塔吉克斯坦方向朝我们而来,是个铁马骑士。天寒地冻,雪深难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汉子,独自挑战极限,克服缺氧和高山症的威胁,一步一脚印地翻越海拔4282米的克兹莱特山口,来到这鸡不生蛋之地,真服了他!



汉子来自美国阿拉斯加,独自以铁马代步在塔吉克斯坦闯荡了整个月后过来吉尔吉斯斯坦继续探索。他在雪地上摔了几跤,撕破裤子,擦伤了几处肌肤。

我一直十分钦佩骑铁马长途跋涉的行者。

骑铁马穿越20国

2008年,我中六老同学刘晋中的儿子左汉在美国大学毕业后,独个儿骑了铁马,经历了293天的风霜雨露,穿越了20个国家,在地表划出了一条2万8千571公里长的轮辙后,安然返抵太平的家门。晋中体谅孩子途中孤单寂寞,同时为了表示支持,特地飞去中国新疆,陪儿子从吐鲁番一起骑铁马到甘肃嘉峪关,踏了整千公里路。左汉上网辟了个部落格记载整个旅程,同时也没忘借机为母校及几家慈善机构筹款。他为我国年轻人树立了良好风范。

我和内子美英在法国闯荡期间,驾了车子上普罗旺斯的旺度山(Mont Ventoux),站在山头回望登山路上的几个铁马骑士,只见他们在拼着老命与地心吸力抗衡,我由衷佩服之余,内心不停地呐喊:加油!加油!



名闻遐迩的环法单车赛(Tour de France),自1903年起每年举行一次,除了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停办以外。赛事于夏季举行,为期23天,分为21个路段,总长约3500公里;赛程每年不同,多在法国境内,有时也出入周边国家。攀登旺度山已成为整个赛程的经典路段,因其平均坡度超过8.5%,路段长逾21公里,对体力、耐力和毅力都是个极大的考验,吸引了世界各国的铁马发烧友到来挑战这座高仅1909米的秃山。

我的长子陈懿和媳妇洁颖也是铁马运动的爱好者,几乎每个周末都和同好作长途骑行,也经常参加比赛。陈懿同时也是个游泳和长跑健将,这几年参加了6次三项全能比赛和两次铁人比赛,虽然没获得名次奖,但都顺利在主办方规定时间内完成赛程,而且每次都有进步。三项全能的赛程为游泳1.5公里、单车40公里和跑步10公里,铁人则是游泳3.8公里、单车180公里和跑步42.2公里。10月下旬,陈懿又将参加在浮罗交怡举行的铁人赛,谨此祝他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