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善待今天

从吉隆坡探访因中风入住安老院的岳母回来,我的生活又恢复正常,不同的是,清晨慢跑时,难免会想,如果有一天,我瘫痪了,无法自理了,我的生活将会怎样?我是否可以坦然接受这样的命运?

送往安老院终老



岳母首次被送往安老院时,掉泪,她说一辈子为儿子和媳妇顾家,煮三餐和带孩子,任劳任怨,省吃俭用,现在老了病了不中用了,却被送往安老院终老,她不忿, 黯然神伤。

岳母是一位手脚伶俐,凡事亲力亲为,喜欢在生活细节发挥创意的家庭主妇,如今被囚在一张床和陌生的屋内,举目无亲,度日如年。

时代更迭,生活充满变数,养儿已经无法防老,父母为孩子付出的当儿,也要为自己的晚年生活作足防备措施,没有保留的为孩子付出或换来凄凉无助的晚年,呜呼哀哉。

今早的公园,红霞染红天际,陆陆续续有居民到公园晨运,慢跑时,我感受到晨风和扑鼻的花香味,心旷神怡,我只是觉得遗憾,我的岳母再也无法感受新的一天充满活力的苏醒。

没有人可以留下时间,我们只能善待每一个今天,珍惜和享受当下的每时每刻,但愿我们老去时,都不会有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