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和未来首相的愿景/黄子

刚刚庆祝了94岁生日,这位地球上最老的首相,回锅了1年又2个月之后,还要指点江山1年2年或3年,谁也说不准,除了上帝。

掌权日子,他最大的愿望是让大马走上复苏之路,这是谁也不会置疑的动机。



此外呢?各方的论说,可多呢,虽然论者并非他肚里的蛔虫,但经过数十年观其言,察其行,知其底,说知其人,也八九不离十了。

他回锅后,所言所行,除了收拾前朝、前前朝以及他当年执政留下的烂摊子,国人看得更明是他继续耍权弄术,分化希盟、人民公正党以至在野的伊巫两党,以壮大土著团结党。其次准备以第三国产车取代失败的国产车、预备每年再烧钱办F1等;其三,看来还是投入更大国力扶助土著经济。

曼德拉说过,若要毁掉一个国家,那就在教育上欺诈。以国王的新衣自欺欺人,骗得了谁呢?从固打制到预科班,加上土著至上的行政操作,全面降低教师讲师教授的素质,除了国语水平持续提高,我国的教育水准,从文理到工商,“有目共睹”。

无论如何,回锅首相,是个有愿景的首相,除了改革之外。他的2020宏愿在他有生之年无望达成,倒是大马成为所谓的高收入国家,却只是一步之遥,IMF说的。



安华须步步为营

至于未来的首相安华,如果他真的当上首相,又会有什么愿景吗?如今他脚踏的是薄冰,冰下是是汹涌波涛。表面上相位是一步距离,但敦马尊臀下的宝座却是浮在冰水之上,冰水不时摇晃,而宝座距离也不时移动,距离也就时近时远,似真又似幻。

安华目前最重要是保持平衡,脚下薄冰万勿破裂,否则一失足就成千古恨,没有另一个二十年再来烈火莫熄了。如此光景,虽是接班首相,能不能上位,尚是个未知数,如何能谈什么未来愿景呢?

至于路人皆知,老政客莱士雅丁也故意戮破的——敦马意属的接班人是阿兹敏。这位烈火莫熄大将,不但已功高震主,实际上已接近取而代之的实力,也因此难居故主之下。虽获被他“烈火莫熄”的敦马青睐,提拔直上青云,然而有人苦心经营的男男短片连续剧般地上演。

三家归晋,果真他就是一统天下的司马昭,在朝野四分五裂,后敦马时代,没有一党独大一夫独霸局面,他还能有什么愿景吗?除了亦步亦趋敦马的土著至上,继续巫统、敦马的柺杖政策讨好土著选民,以保政权,还有选择吗?他或安华,还铭记“烈火莫熄”、希盟改革初心吗?连林吉祥都替敦马炒外汇亏百亿美元闯大祸背书,我们能期望各族政客,有什么为国为全民的愿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