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莫忘鸦片战争之阴险/谢诗坚

其实香港不是“自然的产物”,而是英国通过鸦片战争夺取的。这场在历史上被称为鸦片战争的前因后果是与英国的不良企图脱离不了关系的。

我之所以将“鸦片战争”和香港的历史串起来是希望所有的华人;尤其是香港人要认清问题的本质,而不是“腰斩”历史,把香港当成与中国毫不相关的个体,更不能自视为是从殖民地宗主国(英国)挣扎出来的“独立体”。毕竟早在汉唐时代,它就与中国的王朝连在一起,直至明清时期,它还是属于中国未开发的领土。根据史料记载,在1842年之前,香港基本上是一个荒岛,估计当时顶多只有3000人居住。



为什么英国会看上香港?为什么需要通过鸦片战争来敲开中国的门户,进而侵占中国的领土?

这与英国工业革命是相互关联的。从1733年发明飞梭纺织到1825年蒸汽机的发明,基本上已把英国推入工业化的时代。在这一过程中,英国先于1757年通过东印度公司占领孟加拉(鸦片产地,属印度领土),后来又于1792年和1816年派使团要与华建交,但遭拒绝,因为中国物产丰富,不需要外来产品。

本来英国外相巴麦尊在1815年时,希望在离北京不远的杭州湾口的舟山群岛或宁波设立贸易基地,方便与北京沟通,但又受到清廷反对,也就转向香港了。

在当时(1838年),中国有吸毒者142万名(每245人中就有1人吸毒)。在忍无可忍下,清廷委派林则徐(两广总督)担任钦差大臣,取缔鸦片的入口。



鸦片输华以求贸易平衡

单单在1839年,林则徐将已充公的两万余箱鸦片(相等于那一年进口的鸦片一半有余,每箱重达50公斤左右)在虎门公开焚烧,导致英商血本无归,乃上告英政府,指责清廷充公英商货物,采取关闭政策,不开放港口,以致中国继续享有贸易顺差之优势(约每年400万两白银),英国则无从改善。

当年英国会分成两派,主和派反对战争,主战派认为非打不可,否则英国经济可能崩溃。结果主战派稍占上风,也就有了鸦片战争。顾名思义,英国就是要将大量鸦片输华,以求贸易平衡。更重要的是,用鸦片输入中国,以榨取中国人血汗钱和夺取其健康。

因为只有将大量鸦片输华,才能扭转英国在贸易上的逆差和经济上的生存。最后在1840年英国挑起鸦片战争拿下香港。从此经由香港私运入中国的鸦片不断增加,不仅英国反倒成为顺差国家(相抵销下,英方反占上风,一年有30万英镑盈余),而且鸦片也得以暗度陈仓,“公开走私”入中国(马克思曾形容这是英商贿赂清廷官员的结果)。

眼看颟顸无能的清廷在无所作为下,英国又连同法国在1856年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这一回不但将鸦片合法化,而且向清廷要了九龙半岛。

英国在1898年又向清廷租借新界99年(1997年到期)。

这三块土地合起来共有1061.8平方公里(其中港岛75.6平方公里、九龙11.1平方公里及新界975.1平方公里)。

民主非让罪犯逍遥法外

自此之后,英国就当香港为其殖民地,也没有准备交还中国。但在中国于1971年取代台湾的蒋介石政权后,中国就通过联合国将香港及澳门地位改变过来:它们是中国领土,不是英国土地。也因为这一层改变,英国不得不将香港主权交还给中国(1997年)。

这种天经地义和天公地道的回归不料因为思想意识形态的差异,竟演变成中港的对峙局面。如今香港示威人群所谓的“民联”发言人已从要求特首和立法议员直选外,也发展成不要第23条国安法;更不是“罪犯条例”的修改。也就是说不赞同中国拥有司法引渡权。

香港人可曾想过,如果不是他们的先辈大举南来,香港能成为世界金融中心和自由港吗?没有大陆的支撑,香港什么都不是。

严格来说,民主并不等于罪犯可逍遥法外,更不能借口会受政治逼害,而逃过被引渡的侥幸。这对受害者也是不公平的。

其实香港人在英人统治下:其一,有曾举行过民主选举吗?其总督是民选的吗?其二,英国严禁英民吸食鸦片,却在中国制造万千东亚病夫,丧失反英能力,这算人道吗?其三,也正像马新一样,许多英化的土生华人(峇峇)向英国要求发给护照,以成为英籍民而不果;香港又有多少人被列为英国人呢?其四,就算香港独立,它有生存的条件吗?不靠大陆,741万香港居民又何去何从?

既然香港是英国抢来的,它就不具有对香港和港人指手划脚的权利,日不落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