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乐文
绿色建筑幕后推手

陈乐文表示,他们将在下个月,庆祝“绿色建筑指数”诞生的10周年。

谈到国内的绿色建筑,就不得不说陈乐文。2009年我国推出了自己的“绿色建筑指数(Green Building Index,GBI)”, 他就是幕后功臣之一。

他所设计的“S11 House”,既是他的住家也是绿色建筑指数的原型,更是马来西亚第一家(据说目前仍是唯一一家)获得最高评级,即白金的住宅!



本期要介绍的,不是陈乐文的成名作品“S11 House”。本报早在2014年就已介绍过它了。再次提起它,只因它是一切的起源。

陈乐文说:“当初想建‘S11 House’是为了验证绿色建筑指数的可行性;成功之后,就开始把绿元素或概念,作为优先融入我所有的建筑项目中。” 所以本期要跟你谈的,是他的其它建筑项目。

对陈乐文来说,绿色建筑的概念已逐渐变成一种必要的元素,而不只是一种建筑形式或风格。

回想八十年代念大学的时候,他说:“修读建筑系,我们常会谈到环境的课题,但出来工作后,在做建筑设计时,它却变成一个我们不会去特别看重的元素。现在的世界人口数量已逐渐升至77亿人,我们也发现全球气候和环境恶化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这时候,我们才开始意识到,绿建筑的必要和重要性,假如没有把绿元素,融入我们的建筑设计中,你在未来就会发现有很多的问题存在。”



陈乐文一手打造的“S11 House”,不仅获得绿色建筑指数的白金级别认证,还荣获国内外的多项建筑奖。

能源也绿化

没错,很多人觉得“绿化(Go Green)”,只是为了保护环境对自己没有一点直接的利益,其实不然。

不说别的,就说电费,是常让住户头疼的问题。2005年他给一名客户设计了一间房子,基于安全因素,对方要求在房子周围安装很多的聚光照明灯;但在入住之后,他却致电陈乐文说:“陈博士,我家的电费,一个月要9000令吉呢!”让陈乐文深感吃惊。

所以他就再回去,将高能量的灯泡给换成荧光灯,当时还没有“发光二极管(LED)”,成功将电费降低至3000令吉。而这件事就启发了陈乐文,在往后的建筑项目中,他会特别看重能源的使用。

当然,能源使用的问题,不仅是电灯的选择而已,那只是一个例子,包括屋内的采光和通风设计,其实也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甚至“S11 House”,因安装了太阳能的关系,原需1000令吉的电费,在发电量的回扣之后,他每月要支付的电费,几乎都少于一半。

另外,他还在屋内安装雨水收集系统,供他们饮食之外的用途,也能省却不少的水费;所以绿建筑的概念,可说是一个长远的投资,它所涵盖的范围非常广范,不仅限于人们熟知的回收建材而已。

从旧屋回收,循环再利用的赤陶瓷砖,以及砖格组成的遮阳板。

提供更健康生活环境

陈乐文也补充道,绿建筑的概念不仅能够降低能源的使用,它还能给我们提供更健康的生活环境和品质。

他说:“在我们拟定的指标中,我们已列明了能用和不能用的建材,因一些建材接触阳光后,会释放有毒的气体,我们称之挥发性有机物,这会影响健康。有毒气体较常见于旧建筑,在绿色建筑指数推出后,情况已改善了不少。”

对他来说,一个好的绿建筑,包括格局规划、设计细节和建材等都很重要,但同等重要的,还有建筑过程。

“要知道造一间房子产生的碳排放量是很庞大的,而一旦选错了建筑方式或材料,情况就会更加剧。因为,要能充分利用周围环境和地貌,才是好的绿建筑,不是去破坏周围环境迎合自己要打造的绿建筑。即使当时造出的绿建筑能达到很高的节能效果,但环境已遭破坏,你砍了数百棵树去建造房子,那又有何意义呢?”

从外观看,可自由转动的瓦片,能呈现不同的面貌。从室内的角度,屋主还能随天气和喜好,自行调节阳光照射屋内的程度和范围,以达到热能控制的作用,可说是集美观和功能性的设计。

Clay Roof House
赤陶瓷砖当遮阳板

言归正传,在陈乐文的作品集中,同样广为人知的还有“Clay Roof House”。

坐落在八达灵再也的郊区,刚买下“Clay Roof House“的时候,它只是一栋破旧老房子,于是屋主就找陈乐文为这约有5000平方尺、空间不大的旧房翻新。

陈乐文最初的概念是希望打造成与“S11 House”一样,具高效节能的绿建筑,但对方的预算不多,所以就要做出取舍和调整。

第一眼望去,最先被它独特的外观吸引,那也是“Clay Roof House”最关键的特色。

在做实地考察的时候,他发现旧房子屋顶留有很多质量好,同时又被保存得很完好且坚固耐用的赤陶瓷砖(Terracotta tiles),若要把它们都换掉,其实是还蛮浪费的。为此,他想到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那就是再利用,赋予它们新的生命、功能和价值。

除了纯粹主义。屋内的家具摆设,展现出了和谐的冲突美学,即东西方和新旧元素的融合。

他将赤陶瓷砖小心地拆下,再以竖向的钢条来固定,整齐排列在房子的正面;每一块瓦片均能随钢条自由地转动,并呈现出不同的面貌,但延伸到房子的侧面时,则变成了砖格,原以为只是装饰的用途,其实是“遮阳板(Brise soleil)”的功能。

陈乐文说:“这房子的坐向是面朝西,在早晨和中午会接收到很强烈的阳光,由赤陶瓷砖和砖块做成的‘遮阳板’就能帮助阻挡阳光直射,防止屋内的热能增加,甚至对安装了大量通透玻璃门窗的房子,还能起到保护的作用,防止外人窥探屋内或屋主的隐私。”

以海洋级不锈钢网打造的屏障。

Fabric House
巨大屏障维护隐私

与“Clay Roof House”很像的,还有“Fabric House”。从外观来看,两者的共通点就是非常抢眼,又巨大的屏障,但两者的建材和功能却截然不同。

“Fabric House”的屏障,所采用的材料是海洋级不锈钢网,目的是要阻挡外人的视线,因屋主对隐私,有高度的重视;也正因如此,这里就不多做介绍了。

在夜间,打开照明灯之后,会呈现很漂亮的光影效果。

Verandah House
热带长廊串联空间

另一间“Verandah House”则坐落在武吉白沙罗(Bukit Damansara),一个城郊处的山腰上。

这里的一个优势正是朝向双峰塔的昂贵视野,而周围的环境也发展得很好,均是面积极大,基本都是2至3层楼的别墅;而“Verandah House”的屋主要求是能够供两代人一起生活的别墅,不仅要有度假屋的休闲设施,还要融入环保和永续的元素。

比起赤陶瓷砖和海洋级不锈钢网,金属制的百叶屏障拥有更高的透视感,也符合整栋别墅的度假气息。

“Verandah House”最特别的,就在户外的热带长廊。

这块基地是一个长又窄的斜坡,离路面有10米的高差,还有一条很长的空地面积,于是陈乐文就设计了一条70米的热带长廊,构成了整栋别墅的主立面,将所有的空间(从起居到休闲娱乐)串联起来。而长廊的建材,是钢筋和无模混凝土,再以锯木做装饰。

这栋别墅的遮阳板就没有设计成像“Clay Roof House”以及“Fabric House”一般的夸张;它所采用的,是金属制的百叶屏障,仅将起居空间包裹起来,提供庇护和遮阳效果。

70米的热带长廊,日间和夜间呈现的是截然不同的氛围。

探讨“自给自足”

访问在结束之前,陈乐文还谈到一个很有趣的点。

他说,当我们越来越迈向可持续发展后,要开始探讨的又是另一个课题了,那就是“自给自足(Sufficiency)”。

所谓的“自给自足”,就是不要用超过你所需要的。

“如果你不需要很大的空间,就不要建太大间的房子;你没有游泳的习惯,就不要建游泳池。但现在的社会是一旦有钱,人们就要大的东西,譬如建大房子;可是,并不是所有的空间他们都会用到,最后就会被锁起来,或把没用的家具或设施盖起来。

“我认为,在这地球上我们都只是旅客,不应该收集太多的东西,而应该学习如何生活得像是路过的一般,学习享受‘体验’(Experience),在地球留下越少的印记越好。”但,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报道:洪诗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