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监管何去何从?/胡逸山博士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之前鼓吹、上台之后会大搞“美国第一”的经济政策,的确把美国经济增长逐步提升了起来,但对于世界其他传统上需要美资来“滋润”的地区,包括一些所谓新兴市场来说,则未必是最好的消息。

因为“美国第一”的核心措施,正是把多年来“流放”在外的美资、美商等,尽量吸收回流到美国本土去。



如前所述,美商(尤其是厂商)当年之所以纷纷往美国以外发展,至少有三个导因。

其中高企的税收方面,在特朗普上台第一年之内,成功推动了国会通过大幅度的减税后,已然不再是商家们的一个大忧。

美国一夜之间跃身为几乎可与其他低税地区相比的亲商好所在,别说美商本身,就算外商都会考虑往美国投资,因为到底世界其他地区无论实在政治或社会上的各种风险也还是很高的,美国到底是世界最先进的国度,营商成本一低,自然会吸引大家前往投资。

而在另一个当年美商外流的导因,也就是高昂的劳工成本方面,美国的劳工薪酬福利当然也还是很高,难有下降的趋势,但其他许多甚至是发展中国家的劳工成本也急起直追。

况且,在近年来,当年叱咤一时的美国工会运动也因为白领员工的兴起与蓝领员工的减少等而日渐式微,所以员工们的薪酬福利等,也不如以前般得以因为工会动不动发动罢工等的强势劳资谈判态度而付出与回酬不成比例地增长。



美商回流更放心

自动科技、资讯科技等的快速增长,也意味着要依靠劳动力密集来达到经济效益的工业也越来越少了,所以美商回流美国本土,也就更为放心。

而在又一个当年美商外流的导因,即美国当年越来越严格的环境保护监管方面,特朗普的上台对许多从事生产的商家来说可谓是一大佳音。

非常讽刺的是,美国在环境保护方面的严格监管,其实是从传统上应为亲商的共和党(尼克逊总统)入主白宫时开始。

这种严格监管主要体现在商家们认为带来巨大不变或高昂成本的两方面。其一是有关工业生产过程中各种废料排放、储藏等的严格监控规定,以免美国的河山空气受到污染。

处理废料比生产贵

当下特朗普连全球气候暖化都认为是假新闻,强拉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其政府在这方面的监管当然也就放松了,让商家松了一口气,因为否则有时废料的处理甚至比生产还贵。

其二是工业生产不可或缺的能源的稳定供应问题。美国与世界大多数国家一样,有着各式各样的发电方法,从煤电、油气发电、核电、水力发电等都有。

再生能源发电虽然在美国也算蓬勃发展,但到底还是不足以大规模有经济效益的供电。

当下,特朗普政府对油气管道的建设(哪怕是是经过生态保护区)大放绿灯,而页岩层油气的开采更让美国跃身成为油气净输出国,商家们在能源方面的忧虑当然迎刃而解了。

倒是许多新兴市场反而加强了环境保护的监管,美商们又得以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