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拿督刘明

我应邀出席某组织的一个国服“峇迪”(Batik )展销会的推介礼,有幸和前任最高领导的千金交流。

她是继任其已故母亲的遗志,成为该组织的主席。



席间我们聊起了本地品牌和文化,我说我蛮担心本地品牌的出路,也提出我对马来服饰逐渐没落的悲观,因为它已经被阿拉伯化了。

我说以前每逢星期五,我们公司的女同事们一定会穿马来服上班,但往事如烟,它已成为美丽的回忆。

我说提倡国服和传统服装,一定要有人带动,现任的国家领袖似乎还为经济发展忙得团团转,完全没有一个单位和组织愿意为这种文化遗产发声。

出乎意料,她不甚认同我的想法。

她说维护国家文化是每个国民的责任,任何人或组织的宣扬和推动不那么重要。



我无言以对。

老实说,我还没听说过这世界任何醒觉活动,是不需要经过积极推广和教育而成功的,更何况在马来西亚这个国民醒觉不强的国度,虽然倡导者没有明文规定必须是来自政府机关。

这让我想起了前英国首相东尼布莱尔。

东尼布莱尔任相十年(1997-2007),上任的第二年,他就借当时“酷不列颠尼亚”(Cool Britania)的热潮,极力提倡创意经济,意图摆脱老旧苦闷的“尖头馒”(Gentleman)意识形态,开创以创意为核心的新型行业,推动经济增长。

掀创意经济热潮

布莱尔在国内面对保守势力的极力反对,但他独排众议,喊出“创意英国”(Creative Britain)的口号,不仅带动英国时尚品牌、娱乐和电影等工业,也在全世界掀起一阵创意经济的热潮。

泰国前总理他信也曾经想把曼谷打造成创意之都,而当时的确也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创意人才前来朝圣,这一切都是受了布莱尔的影响!

伟大的领袖有洞察先机,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能力,而且几乎都有“偏执狂”的坚强信念,他们一旦认定目标,就不理三七二十一勇往直前。

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

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曼德拉,为争取黑人和白人平等权利,消除不人道的种族隔离政权,而被关进罗本岛28年。

在这28年期间,南非白人政权曾经无数次威逼利诱他背叛《非洲人国民大会》,说只要他宣布投降,马上还他自由。但都被他拒绝了。

曼德拉以他41岁的壮年,为自己的坚定无比的信念而放弃屈辱的自由。在他重见天日的时候,他已71岁,垂垂老矣!

但他也因此而名流千史,南非因他而政权更迭,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政策从此寿终正寝,黑人终于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曼德拉以其偏执狂般的坚强信念,牺牲了他一生最宝贵的自由,最终成功唤醒了全世界对人类平等的正视!

偏执狂更容易成功

另一个超级偏执狂,是我们大家熟悉的苹果电脑创办人乔布斯。

乔布斯从第一天接触电脑开始,就非常笃定科技可以改变世界。

我认为他最伟大的地方,不是他驾驭电脑的能力,而是他非常了解人性。

在掌舵苹果期间,他从不相信市场调研,他只靠直觉,而他的直觉源自他对人性的了解。

他非常擅长从消费者体验考虑问题,知道消费者要的是什么,然后把难度最高的编码工作交给工程师,强迫他们发挥极致的潜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任务!

乔布斯的成功,在于他偏执狂般的相信科技能够改变世界,也坚信人类的潜能是必须被激发的。

1995年6月,首尔三丰百货大楼倒塌,酿成超过500人死亡,1000多人受伤的惨剧。有个女孩被埋在废墟里17天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医生给她紧急救治后好奇的问她靠什么维持生命?

她回答说什么都没吃,只喝过几滴雨水。

体力恢复后她冷静地向前来采访的记者分析说,应该是她超乎寻常的坚强信念让她生存下来。

选择没有对错

她说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她不能死,她还那么年轻。

她非常坚信外面的人一定在竭尽所能来救她,她一定要坚持!

坚强的信念,绝对是生命最重要的支柱。所以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撑起一个地球!

两个和尚因故吵了起来,找师父评理。

甲说了很多理由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师父点头说:你说的没错!

乙也有大条道理认为自己是对的。

师父点头说:你说的没错!

师父身边的小沙弥迷惑不解的问:师父,为什么你对两人都说同样的话,难道他们之间就没有对错吗?

师父点头说:你说的没错!

当你遇到困难,想放弃还是坚持,答案都没有错,因为那是你的选择。

只是天堂或地狱,往往就在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