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团领导:年龄下调恐断层
年轻人不热衷加入华青团

(麻坡11日讯)华团青年团领导人反映,青年过去参与团体的热忱一直就不高,若要青年团体把40岁的年龄门槛下调10岁,未来的挑战更加大,甚至造成青年团断层。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在国会下议院提呈2019年青年社团及发展(修正)法案,已经三读通过,青年定义将从40岁调低至30岁,麻坡国会议员的赛沙迪选区内青年团,似乎不认同这项年龄修订。



赛沙迪提到多两年才在宪报颁布修正案生效,这两年给予青年团去适应和调整;无论如何,受访的青年团普遍觉得青年团体要在短时间内,下调10岁大关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他们建议先下调至35岁再从长计议。

太年轻能力不足–大马黄氏总会总团长·黄添财

我相信全国华团的青年团,大部分还不能接受这项青年年龄的修正,毕竟30岁的门槛,有关青年的社会经验与经济能力等各方面仍不足。



超龄班底怎安顿–陶唐公所团长·刘智扬

很多30岁的年轻一代刚踏入社会觅职,加上很多年轻一代也未见得对传统华团青年组织感兴趣,挑战非常大。

40岁的青年有工作基础,青年年龄定义维持40岁应该是合理的。

试问超龄的青年团班底何去何从,如何维持一个健全的青年团比仓促年轻化政策更为实际。

40岁人生才稳定–巴冬永春会馆团长·郑忠培

还是维持在40岁比较理想,毕竟很多年轻一代对参与团体没太大热忱,降低年龄层,无疑是走向断层。

即便是45岁的青年团也大有人在,让青年组织维持在40岁没什么不好,先做好事业与家庭的人生准备。

两年过渡期仓促–文打烟州议员·黄益豪

两年的时限似乎不足以让青年团去适应和调整,若准备不足可能造成更多青年团断层。

我建议,现阶段先软着陆政策,将青年年龄定义下调至35岁,因为我国的大专毕业生年龄也偏高,毕业后又倾向专注个人事业。

仓促将青年的年龄层大幅度降低,无法确定青年团体的健全成长,及不利长期的发展。

报道:黄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