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郑一小步 中国一大步/南洋社论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本周二出席特区政府行政会议前,主动提出掀起争议的《逃犯条例》,指这项修例已“寿终正寝”,也用英文重复指修例“已死”。

虽然林郑没有依循“和平示威者”要求她用“撤回”修例一词,不过已经二度道歉的林郑的这一小步退让,已是中国的一大步。



为了纾缓1997年回归中国后各方的忧虑,当时邓小平提出了“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政治解决方式。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5条文所指“香港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

中方把“一国两制”方针视为国策而不是权宜之计,但来到今天,香港如沉默的火山突然爆发,掀起“反送中”大示威,已使到此政策受到考验,也显露“一国两制”对中方存在的政治风险。

中国在1997年还远远落在世界之后,到今日力争上游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甚至只以短短30年就把香港旁的深圳,从一个小渔村发展到今日国内生产总值首度超越香港,在在道出中共治理下的中国,正以惊人速度在各个领域“弯道超车”。中共,正朝向建构超级强国的轨道上大步迈进。

不过这一切,在反共、恐共、反中、仇中、反回归、抱敌者眼中,都无法说服他们接受中国的治理,甚至经“反送中”一役,“港独”更露出了尾巴。



“港独”才是这批人所要,也是中方敌人所要,因而有人甘当别人的棋子反制中方。

“反送中”暴乱已被视为外国策划的“颜色革命”,一场大示威不是一夜之间爆发,而是酝酿多时。

中国面对美国发动的贸易战中,虽然布局力防南海、台独、甲峡航道、甚至中东火药桶被点燃,但对手棋高一着,在香港下了直捣黄龙的棋局。

中国对香港投鼠忌器,而在国与国的暗战中,绝对没有正义与公义可言,出手者不计后果只求乱中取胜。“反送中”是有策划性的,对致力维持香港繁荣的中方,是一挫折。

不必太久,“反送中”这一套模式会被对手不断复制,道理很简单,那是香港已经出现反中仇中之势,对手岂会轻易放手?在较量过程中,没有正义,只有利益,若以谦谦君子的手法应对,注定吃下暗亏,甚至惨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