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马,不要老是选错人/罗汉洲

希盟执政已一年,第七、八任首相交接的课题自然也日益引人关注,因为希盟三党与土团党在5·09大选前结盟时约定,如果希盟执政,由敦马哈迪医生出任首相2年,过后就由安华接任。

一开始,人们便关注敦马会不会如约在2年任期届满就把相印交给安华,因为敦马在上一届首相任内,在2002年6月巫统大会突然宣布辞职,由于事出仓促,代表们乃挽留他延后到翌年10月正式卸下首相职。



然而敦马嗣后常说:“如果人民需要我,我愿意服务到死。”似乎觉得他当日辞职有点操之过急的意思,惟自敦马定下卸任日期后,巫统内部已群雄逐鹿,准备迎接阿都拉接任后的新布局,哪会让敦马服务到死,敦马于2003年10月最后一天才把相印交给阿都拉。

人们以史为鉴,且敦马又说他最喜欢“KSM”勋章,又说要把经济搞好才交棒,不把烂摊子交给继任人,所以人们不禁在问:敦马会如期如约把相位交给安华吗?

敦马主宰公正党兴衰

实际上,就算是一家普通商行的经理,他的工作永远都做不完,每天都有新工作交上来,计划一个接一个推出,但时间一到就须退下,把工作和计划交给新经理。何况经济怎样才算搞好?所以要把工作搞好才交棒,要完成任务才交棒,那便等于永远不交棒。



但不久之后,人们的关注不再是敦马会不会如期如约交棒给安华,而是敦马交棒给安华抑或交给阿兹敏了,且阿兹敏似乎有后市看起之势。

尽管众说纷纭,但敦马始终三缄其口,不作澄清,更不作交代。这一来,不得了,人民公正党内的安华派系与阿兹敏派系可已斗得你死我活,都想把对方消灭,好让己方“仰天大笑朝天去,免得旁人拉手脚”。

当然,所谓党中无派,千奇百怪,公正党内有派系是正常事,但敦马的模棱两可、含含糊糊态度却加剧公正党内讧,可见敦马把首相职交给安华或阿兹敏,极可能主宰着公正党的兴衰,也极可能影响希盟的执政权。

首相职不能私相授受

假如敦马把相印交给安华,阿兹敏派系当然一万个不满,但也只能接受,因为这是希盟与土团党早就立下的契约,阿兹敏派系没有撕破脸造反的理由。

反之,若敦马无顾契约,把相印交给阿兹敏,安华派系便造反有理,分分钟反出曹营与国阵合作执政,希盟政府顷刻间沦为在野党,倘若民主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也接受敦马的决定,让阿兹敏拜相,它们便失信背义,下届大选肯定为人民唾。

更重要的是,首相职位是公职,不能私相授受,敦马权威再大也不能罔顾契约而把领导国家的权力交给自己喜欢的人,否则便等于赌上终生的威信,岂不闻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乎?

既说好2年后安华任相就须如数践约,行动党和诚信党都有责任确保履行契约。

其实嘛,敦马也一再自嘲在挑选首相继任人方面,他“老是看错人”,老是挑错人选,如果现在再坚持亲自指定继任人,撇开背信弃义与私相授受公职不谈,但恐怕仍难逃过“老是看错人”的魔咒,如此则误国误民矣。